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2章 chapter6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难道她和徐嘉修还没有在一起么……

    如果不是老陆的提醒,陆珈一时半会还想不起程炀是谁,原来是她高中同桌,以前她和他还传过班级绯闻。有一次程炀和徐嘉修打球,她和孟甜甜一块打水路过,班级有男生故意喊起:“程炀,你女朋友来了。”

    她视线落向徐嘉修,徐嘉修“哗啦”将球投向篮球框,恍然大悟地回过头说:“哦,小阎王啊!”

    她愤愤然疾走回教室。

    陆珈有点不清楚,只觉得时光飞转,脑海浮现一张张脸,孟甜甜、钟进、杨珊妮、程炀……还有徐嘉修。

    她的青春,她的记忆。

    画面感很模糊,一下子又回到了教师家属楼公寓里,她对老陆强调说:“老陆同志,我今天参加同学会,不是相亲哇!”

    老陆已经坐在老藤椅看报纸,优哉游哉地点点头,回答她:“不都一样么?”

    呕血。

    陆珈和孟甜甜约在校园门口见面,两人熊抱在一起,随后孟甜甜对她挤挤眼,凑在耳边问她:“陆珈,你这些年一直单身,是不是还喜欢着徐嘉修啊?”

    “一定不是啊!”她这样回答,心想应该不是的。

    她和甜甜逛起了东洲一中,孟甜甜看到十班这个横幅,又是哈哈大笑:“张沛东他们班还是那么逗啊,十班十班非同一般,应该不是班长徐嘉修想起来吧,好敷衍。”

    “应该不是吧。”她回答孟甜甜,又心想徐嘉修不是这样的性格,可是她怎么对徐嘉修那么熟了。她和他不是没有在一起么?

    九班、十班的学生基本都到了,班级外面走廊热闹非凡,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穿插而过。陆珈又被班主任卢老师安排着做事,卢老师让她到十班借点茶叶。她来到十班后门,徐嘉修出现在门口,上上下下打量着看她:“陆珈,好久不见。”

    她心里一紧,徐嘉修这样看她,是不是喜欢她?

    就在这时,张沛东拿着一叠试卷走过来,兴奋说:“为了让你们更好回忆青春,大家一起来做一张试卷吧。”

    好吓人,她吓得冒了汗。

    然而更吓人的,两个班级玩真心话大冒险,杨珊妮当着徐嘉修的面,直接提问她:“陆珈,你以前是不是喜欢徐嘉修。”她在心里想着,杨珊妮怎么能问得那么直接呢,不过以为她不敢回答么。

    她正要勇敢回答:“对啊,我以前喜欢徐嘉修呢。”抬起头,视线顺着徐嘉修的脸来到他握着酒杯的手,最后停在他无名指的银色戒指,她张了张嘴,只觉得喘不过气来地难受,她难过地问他:“徐嘉修,你结婚了?”

    ……

    “我还没有结婚啊。”徐嘉修回答说,真实的声音飘入她耳里。

    陆珈流着泪睁开眼,醒来就对上男朋友俊逸的脸,发现徐嘉修正毫不留情地捏了捏她的鼻子,担心地说:“陆珈,你醒醒。”

    好过分!她终于知道梦里为什么会喘不过气了,混蛋!心里骂着混蛋,她还是投入徐嘉修怀里,不撒手地抱着他,伤心又庆幸地说:“我刚刚做噩梦了。”梦到他和她没有在一起,幸好,这是梦而已。

    徐嘉修关切地问:“梦到什么了?怎么我睡在你身边也会做噩梦,大灰狼,掉陷阱?”

    都不是,比它们都可怕。陆珈也不知道自己会在梦里难过到流泪,仿佛丢了生命里最重要东西。她窝在徐嘉修怀里,哑哑道:“我梦到我们不在一起了。”

    所以她在梦里那么伤心?徐嘉修笑了,温温柔柔安慰说:“那不是很好么,我可以再追你一次,怎么会是噩梦?”

    陆珈不说话,心有余悸,她拿起徐嘉修的左手看了看,男人骨节分明的无名指真有一个银色的戒指,素白的珀金在盈盈灯光下散发着浅浅光华。终于清醒过来了,这款戒指他和她都有一个,不过不是婚戒,是情侣戒。

    他和她去s市,在一家全国出名的老牌子珠宝店,心血来潮买来的。

    ……陆珈靠在徐嘉修怀里看了看墙上的钟,凌晨三点;老陆说下半夜的梦是相反的,还真是反到离谱。

    今天周六,她和徐嘉修从s市赶回来又参加了东洲一中的校友会,这两天她在s市玩得开心,不过略感吃力,何太太沈熹精力实在太旺盛了;两天时间里,他们四个人还去了一趟游乐场……回来又是校友会活动,她见到了很多老同学,比如梦里的程炀同学。

    白天精力透支,夜里的梦就乱套了。

    陆珈还抱着徐嘉修,感受着他真实的温度和在一起的幸福,瓮声瓮气地开口:“对不起,我吵醒你了。”

    徐嘉修捏捏她的脸,表示不在意。

    陆珈咧嘴笑了,梦里的难过无法形容。她想,如果她和徐嘉修真没有在一起,她真的会很遗憾很遗憾的。

    世间男男女女,大家都不会知道,老天爷给每一对男女多少缘分,可能很多,两人怎么分分合合都不会散;更多都只有一点点,一场毕业就丢了彼此。

    只有一点点缘分的时候,如果是错的人,两人错过是幸运,don'tcare.

    如果是对的那个人呢,缘分那么少,错过了就是一辈子的遗憾。人这一辈子能遇上几个对的人呢,错过了就真的没有了。

    所以,遇上想爱的人,就应该用力爱,不留余力,方不留遗憾。

    由梦引发的困扰,陆珈问徐嘉修:“如果我没有来沃亚上班,我们是不是就不在一起了?”

    有人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徐嘉修默了一会,认真回答说:“不会,因为我会来追你。”

    陆珈:“真的?”

    “真的。”徐嘉修握起她的手,两人无名指的戒指亲密地碰在了一起。

    陆珈想了想自己来沃亚上班的原因,这些年她和徐嘉修没有联系,但是不排除她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在北方工作就看到过沃亚的网页广告,就算当时她不知道沃亚是老家东洲团队创立,看到时也莫名感到一阵温暖;偶尔的通话聊天里,她在孟甜甜那里听到徐嘉修还没有女朋友消息,她会想徐嘉修怎么不找女朋友呢;她在校内搜索徐嘉修三个字,发现对他念念不忘的女孩有很多,不差她这一个……

    她回到东洲,要找工作,邮箱里有一封沃亚主动发来的招聘信,招聘信里除了常规的内容之外,里面还具体详细写了许多福利和公司五年规划,然后她才知道沃亚居然是东洲团队创立的。她研究了一下,或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