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章 chapter56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邵逸风表完忠心准备离开,临走前朝陆珈暧昧一笑,陆珈回以笑容,抬头发现徐嘉修正看着她。她只好无聊扯了一句话:“风哥的痘痘好像好了不少。”都快有一种隐隐约约的帅气冒出来,难道那个面膜真有效果?

    还真是没话找话,徐嘉修轻笑一下,低头继续做事。

    那么快又不理她了么。陆珈把几样重要文件摆在徐嘉修面前,顺便问了问,“徐嘉修,你真的要买东郊临湖的那块地吗?”

    “为什么不买。”徐嘉修抬起头,“我跟高新区政府打了那么久交道,难道逗他们玩?”

    她不是这个意思,男朋友可以好好说话吗。买地这事之前她就仔细考虑过:如果沃亚接受思芯特投资,买下那块地建沃亚大楼的确是良策,现在她还是觉得贷款的数额有点大,沃亚手头项目又多……当然,现在那些身价数亿的老板,哪个不是欠着银行千万上亿的。比起外面好多公司拆东墙补西墙的经营方式,沃亚那么大手笔的动作也只是可能导致沃亚陷入资金周转风险。

    徐嘉修明白陆珈的担忧,兀自唇角带笑,声音极至温和:“没事,沃亚目前资金买下那块地是有点吃紧,不过现在是买下那块地最合适的时候。”买卖这事,最重要是时机,他不想以后用高出双倍十倍的价格再购买它,何况机不等人。

    “好。”陆珈点头。徐嘉修的任何决定,她都支持他。不知道为什么,她对徐嘉修有一种超越自己的信任,可能是从学生时代开始的感情,就像那年同考场的数学考试,大家都抓耳挠腮恨不得撕掉试卷,徐嘉修坐在她前面悠悠地转着笔,那时候她真想用笔戳戳他,徐同学,方便给个答案吗?

    徐嘉修胳膊离开了桌子,身体往后仰,拉陆珈到自己身边坐下来,双手亲密地围绕她,说了一句贴心话:“昨天到现在,还没有好好看看你。”

    呃?昨夜不是都做生小猪的事么?他怎么没有好好看她?徐嘉修为什么这么说,难道是因为她昨夜害羞要求关灯的关系?!可是那个面对面相坐的体位实在是……满脑子少儿不宜的东西,陆珈快速脸红,转过身碰了碰徐嘉修的衬衫纽扣:“我要下楼做事了。”

    “哦。”那么快就要走了?徐嘉修叹了口气,促狭地说,“要不今天就在楼上工作吧。”

    “不要。”陆珈摇摇头,然后把手腕扬起来,将那块女表展示给他看,“我戴好看吗?”

    徐嘉修拿起她的手,打量了几眼:“好看,看来我眼光不错。”

    陆珈问:“不是小叶总选的么?”

    “别听他瞎说。”徐嘉修将下巴抵在她肩膀,懒懒道,“你男朋友很小气,怎么可能让你戴其他男人选的手表。”

    陆珈低头笑了起来,整个人甜滋滋的,感觉骨头都要甜酥了。她问徐嘉修一件正经事:“有公司挖邵逸风?”

    打了那么久的马虎眼,还是瞒不住。徐嘉修回答女朋友的提问:“邵逸风是人才,又有优秀的开发经验。有人挖他很自然,不过邵逸风不会走。”

    “为什么?”陆珈瞅着徐嘉修,他真就那么自信?

    “咳咳。”徐嘉修不自然咳嗽两下,说出了原因。

    陆珈睁大眼睛,表示不相信,徐嘉修戳了下她脑门,“对你男朋友有点信心好吗?”

    “嗯,有信心。”陆珈笑眯眯站起来,下楼了。她也觉得邵逸风不会走,倒不是徐嘉修说的原因,邵逸风对便利店妹妹貌似挺用心的哈,她桌上搁着的面膜貌似不便宜。

    财务办公室里,小达看看时间说:“通常我每次上楼送报表只花三分钟,陆珈你每次都超过十分钟哦。”

    “那有什么。”陆珈逞能说,“我有机会成为老板娘,你能么?”

    小达:“……”

    陆珈觉得自己不能太欺负小达了,毕竟小达已经是妥妥的有钱人了。她请小达吃海苔片,小达咬得脆脆响,中间偷偷上网提问:“老板娘办公桌就在对面是一个什么体会?”

    有大神回复:“天天扣工资的体会。”

    也有大神说:“挖老板墙角的好机会。”

    好可怕的答案。小达默默关了页面,他瞅瞅陆珈,漂亮是漂亮,不过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陆珈一边啃着海苔片,一边心情很好地开始工作,完全不知道对面的小达在做什么,想什么。

    这些天,小达也要搬进青年公寓了,与邵逸风一块合租,原因是家里的房子终于被挖掘机铲平了。铲平那天,小达掉了两滴辛酸的眼泪,从小到大住的老房子说没就没了。迪哥亮子咬牙切齿安慰说:“可是你有钱了啊。”

    几辈子修来的拆迁命,太令人羡慕嫉妒恨了。原本沃亚最不起眼的小达,家里除了有老房子,还有两间废弃厂房,咸鱼翻身,一跃登上了沃亚福布斯土豪榜,排名直进前五。

    这两天,小达每天下班都有相亲生活,原因无他,介绍的人太多了。

    迪哥说:“这就是同人不同命。”

    ——

    “拾光”内测版出来了,陆珈又是第一个感受,她戴着“拾光”副队长头衔,每周做着测试员工作说她这种不懂任何技术的人做测试最合适了,比他们程序猿更容易发现bug和漏洞,之前亮子迪哥他们做的一款小游戏,都是抓沃亚的清洁阿姨来做测试,方便又好用。

    “哦。”陆珈转转眼珠子,原来她和清洁阿姨是同水准的员工。

    “拾光”内测版,陆珈和徐嘉修一块做测试,徐嘉修纯粹是陪她玩“拾光”。“拾光”这块社交软件不仅有虚假男女朋友功能,还有专门针对恋爱男女互动功能,名字很动听,名为“复制初恋”。

    说:“拾光是咱们老大恋爱期带队做出来的产品,果然是诚意满满、爱意满满啊。”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