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4.9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严舒不是gay。

    公司男同事过来找他说话,靠的太近,呼吸往他脖颈里钻,他会排斥,更别说有任何肢体接触。

    但是他单纯对一个人特别。

    这种特别仿佛与生俱来,只是不曾发现。

    在他说出“我们再吻一次试试”以后,那孩子微薄的唇角上扬,眼中浮现一抹笑,他看到了,感觉自己成了姜太公所说的鱼,愿者上钩。

    他上钩了。

    这次的吻没有楼梯角落那样激烈凶猛,而是缠绵温柔。

    逼仄的隔间,散发着潮湿的味道,夹杂着一股腥味,外面小便池传来水声,有两个男人在说笑,谈着晚上下班后去哪儿玩。

    严舒的腿脚有些发软,他的双手按着陆慎行的肩头,突起的指关节微微泛白。

    “呼吸。”

    耳边的声音沙哑混浊,严舒本能的照做,他在短促的空隙里汲取氧气。

    外面的脚步声渐渐走远,陆慎行把手从严舒的衣服里拿出来,意犹未尽的捏了一把。

    他先出去,低头整整有点凌||乱的衣服,将外套往下拉拉,挡住了高高挂起的空档,若无其事的在水池洗手。

    隔间里的严舒深深的呼了几口气,将大衣衣摆拽了拽,出来的时候无意间扫到镜子里的男人,嘴唇红||肿,眼角湿湿的,脸颊染着绯红。

    他一愣,被自己那副意的样子给刺激的六神无主。

    走了几步,严舒的脊背弓出一个弧度,他顺着墙壁蹲到地上,“我想自己待会。”

    陆慎行也没胡搅蛮缠,给他时间平静,接受。

    严舒的心情复杂,他不是没亲过牟云,从来没什么炙热疯狂过,舌尖被肆||虐的生疼,口腔如火掠过,身体里的每一滴血液都在沸腾。

    他不是毛头小子,正因为什么都清楚才觉得可怕,严舒需要好好理清自己的情绪。

    陆慎行没想到严舒就是只缩头乌龟,缩壳里不出来了。

    在严舒搬走那天,陆慎行站在窗户那里看他走出小区,手里的牛奶盒子给吸的扁下去。

    走的还真匆忙,连房子押金都不要了。

    小白紧抓着陆慎行的裤腿往下扒蹭,陆慎行弯腰把小白抱起来放窗台,小白夹着尾巴,浑身的毛都在抖。

    陆慎行嗤笑,“胆小鬼。”

    也不知道是在说小狗,还是说谁。

    他是个随心所欲的人,今天喜欢这个,过几天也许就不喜欢了,也就对那个灵魂喜欢了这么久。

    陆慎行勾勾小白的下巴,你早就是我的,能跑哪儿去?

    严舒搬走的事其他人都相继知道,他那个房间是唯一一间带独立小阳台的,虽然是北边,没什么阳光,但是对那些人依然有很大的吸引力。

    他们个个摩拳擦掌,去找陆慎行说想换过去。

    “那间不出租。”陆慎行翘着腿翻书评。

    这些人里面就属张萍嘴最快,“为什么?不是空出来了吗?”

    陆慎行将鼠标滑到底部,“我给我老婆留的。”

    愕然的众人,“……”

    这个理由实在够强,他们无话可说。

    大家失望的回去,张萍还杵着,“房东,他们都走了,这里就我们俩,你就直说吧,涨到多少了?”

    只要价格在她能接受的范围,她都没问题。

    陆慎行懒洋洋的说,“张萍啊。”

    张萍眼睛一亮,有戏,“你说。”

    她知道现在房价涨的快,房东肯定是碍于大家都住这么久了不好意思张口,不过再怎么涨,也不至于比她现在的主卧价格还高吧。

    正激动着,张萍就听到一声笑,“你裤子穿反了。”

    低头一看,地摊上的十块钱两条的打底裤缝的跟蚯蚓一样的线全在外面,张萍一张脸红成猴屁||股,之前跟老公那什么,穿的时候没注意。

    她硬是没跑,“真不出租?”

    “刚才不是说了吗?”陆慎行摸摸小白软呼呼的肚||皮,“那间我老婆要用。”

    张萍还是不信,“她来了,你们不是住一间吗?”

    陆慎行点头,“那间专门办事用。”

    张萍,“……”她哀怨的走人。

    恢复清净后,陆慎行扒拉了两下头发,严舒是肯定会回来的,前几世吃惯了他的东西,这回也不例外,早晚的事。

    “去,把拖鞋拿给我。”陆慎行拍拍小白。

    小白窜跳到地上,叼着一只拖鞋到床前,扭头又去叼另一只,完事后它踩到拖鞋上面对陆慎行摇尾巴。

    “还是你乖。”陆慎行奖励小白一份狗粮。

    他趿拉着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