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九十章 【一步之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四百九十章【一步之遥】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之中,烟雾缭绕。

    周围凑热闹的工厂的同事,年轻的小伙子和姑娘们嘻嘻哈哈的互相推搡着往前凑。

    两个车队里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用力把穿着一件提前浆洗过笔挺的衬衫的陈建设用力推了出来。

    这个年代结婚就是这么简单。陈建设胸口别了一朵象征着新郎官身份的大红花,然后一张脸上油旺旺的……大概是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抹了半瓶子雪花膏。

    随后是欧秀华扭扭捏捏的下了车。

    车很简单,不是什么轿车小汽车——八十年代,这种车是领导的配置。距离普通人实在太遥远。

    其实就是工厂车队里的一辆运输小货车。

    车头上扎了个大红花绣球一样的玩意儿,两旁还挂了彩带。挡风玻璃上贴了一个硕大的红双喜。

    鞭炮燃尽后,陈建设在旁边人起哄的声音里,把刚从车上跳下来的欧秀华拦腰一个横抱给抱了起来,就一脸得意的如同打了胜仗凯旋归来的将军一般,在众人嘻嘻哈哈的欢声笑语里,抱着欧秀华大步就往家里走。

    家依然是原来的那个厂子里的宿舍。

    不过因为结婚,陈建设找领导闹了小一个月的时间,终于成功得到了这件宿舍的分配权——以后就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了。

    而且也使了关系送了礼,据说下一批厂子里分房子,陈建设和欧秀华的小两口名字,被挪到了名单里比较靠前的位置。

    陈建设抱着新娘子进房里,两个他的朋友开始挨个在外面散烟——烟不是什么好烟,也就是大重九或者中原这种。

    这个年代,别说是华子了,红塔山都算是顶格奢侈烟。

    喜糖也散的不多。

    没办法,八十年代初期,物资紧缺。

    这个年代,糖烟酒都还是受到物资管制的,都属于国家专营。

    这个年代,每个地方都会有一个在几十年人的人很难理解的东西——每个地方,都会存在一种国营企业,叫“糖烟酒专营公司”。

    喜糖是掺杂着的。

    有一小部分是从糖烟酒公司里用糖票买回来的,那种大白兔或者双喜糖。

    但这玩意儿在这个年代是精贵东西,很少,买的不多。

    而更多的,则是陈建设找人从乡下买回来的散装糖——农家自己弄的麦芽糖,然后切成小块儿。

    好在这个年代,大家伙儿都不富裕。

    有这些东西就足够叫人开心了。

    这里是工厂生活区,所谓的街坊也都是同一个工厂里的职工,大家其实都互相很了解,都过者大差不差的日子。

    陈建设的母亲,老太太自然也是被接来了。

    进了屋里,原本狭窄的单间宿舍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那个上下铺的床早就被搬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打出来的木制双人床,崭新的被单枕头。

    屋内的脸盆架,痰盂,暖水瓶都是新的,玻璃上也贴了红双喜。

    家电么……那就没什么了。

    电灯,外加一台收音机。

    电视机是别想了——这个年代,谁家里有台黑白电视机,那几乎就可以是一条街里最亮的崽。

    就这台收音机,都还是个二手的旧货,是陈建设托了朋友,从一个家电修理部里淘换来的,找了朋友修好后,广播电台的功能已经不能用了。

    但是单卡的磁带还可以播放。就是偶尔会搅带——不过可以忍受。

    单间的宿舍不大,什么沙发什么的东西就别想了。

    一个是没钱买……就算找木工打一个,家里地方太小,也没地方摆。

    所以老太太作为家长,就只能坐在一张凳子上,让一对儿新人对着她鞠躬行礼。

    工厂里来了一个车队主任,算是单位领导,简单的说了两句话。

    无费就是什么:相敬如宾,孝敬老人。

    当然了,还没忘记了加了一句这个年代的基本国策:遵守计划生育。

    至于大办婚宴——在这个年代是没有的。

    不过工人阶级自然有工人阶级的办法。

    就在单位食堂里办。

    单位食堂里,陈建设咬牙用了两个月的工资,摆了几桌。

    而对于陈建设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欧秀华其实今天有点神思复杂。

    其实,她自己都有点湖里湖涂的。

    和陈建设从谈恋爱到结婚,仿佛一切都太快了。

    快的让年轻的欧秀华甚至觉得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就把自己嫁掉了。

    其实,陈建设这种条件,原本压根就不符合欧秀华的择偶条件的。

    虽然有一副好皮囊,但是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太靠谱的样子,嘴巴能说会道,但是做事不踏实,喜欢打扮,喜欢出风头,但一到做事情,就推三阻四。

    而且,还有一些不良的习气。

    欧秀华是厂里首屈一指的一枝花,不知道多少年轻俊杰的小伙子都暗中盯着。

    可怎么就最后嫁给了陈建设?

    其实欧秀华自己都说不清楚。

    仔细想起来,原本几个月前,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年轻小子,然后引得自己莫名其妙的连累了陈建设被弄到厂里保卫处挨了顿打……

    因为那件事情,自己莫名其妙的认识了陈建设。

    可陈建设后来一直都躲着自己走的。

    直到几个月前。

    厂里举办了一个中秋节的职工晚会,能说会道的陈建设,代表车队出了一个节目。倒是出了一把风头。

    在晚会后的舞会里,两人莫名奇妙就撞到了一起。

    八十年代初期,这种工厂里年轻人举办的舞会特别流行。

    其实就是潮流的风刚刚吹进了一个封闭已久的社会,所谓的舞会,也就是在中秋晚会结束后,趁机占用着工厂的大礼堂,年轻人拿着厂办里借来的录音机,放了几盘录制来的舞曲磁带,大家一起乱哄哄的跳着这个年代很流行的迪斯科。

    这个年代,在年轻人里最火最流行的歌星,是一个叫张蔷的女歌手,就是几十年后,在综艺里露面的那个爆炸头的大姐。

    也就是在那个晚上的舞会,原本被陈诺横插了一杠子,狠狠掐断的两个人的姻缘线,莫名其妙的又被续上了。

    那天晚上,喝了两杯酒的陈建设,莫名奇妙的壮着胆子,甚至忘记了之前陈诺对自己的警告和威吓,然后跑去和欧秀华搭了几句话。

    欧秀华呢,因为之前连累了陈建设莫名其妙的被当成流氓拉到厂里保卫处挨了顿打,其实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所以眼看陈建设来找自己说话,欧秀华就难得的,没有给冷脸,还好言好语的和陈建设寒暄了几句。

    舞会后的几天,陈建设仿佛一下就胆子变大了,开始有意无意的在工厂里,跑去在欧秀华的面前晃来晃去。

    而欧秀华,每次想拒绝的时候,心里都会莫名其妙的产生一个声音和念头告诉自己:百闻不如一见,没准这个陈建设并不是传闻中那么不靠谱呢?

    欧秀华是抱着“认识一下也没什么”的念头。

    陈建设则是抱着“那个小煞星已经离开了没人管自己”的想法。

    两个人接触了几次后,湖里湖涂的,就处上了对象。

    中间还发生了几个小意外的插曲。

    比如说,有一次欧秀华下班的时候出厂后扭了脚,结果刚好,陈建设开着厂里的货车经过,就顺道把欧秀华捎上。

    再比如说,厂里发了劳保福利物资,欧秀华提着下班回家,陈建设帮着去搬,结果到了欧秀华家门口,衣服被墙上探出来的钩子,划出了条口子。

    欧秀华只能请陈建设把外衣留下,姑娘毕竟心善,自己给人家缝补好了,第二天再拿到厂子里还给陈建设。

    就这么类似的小插曲,小意外,短短的一两个月里发生了好机会。

    然后……两人稀里湖涂的,就处上对象了。

    欧秀华慢慢的觉得,陈建设这人虽然有点浮躁,但毕竟对自己还是很热情的,加上能说会道。

    而且,这个年代,在国营大工厂里当司机——这可是一个非常好的工作!说出去,基本就等于四十年后,你跟人介绍,你是律师医生。

    铁饭碗,福利好,还有很多看不见的好处。

    至于为人浮躁一点,浮躁就浮躁吧。

    都是年轻人,有几个是沉稳的?

    应该不算什么大毛病……吧?

    再说了,陈建设也不是没有优点的。

    他……颜值高啊!

    帅小伙啊!

    哪个姑娘不喜欢大帅哥呢?

    ·

    至于陈建设,本来就是喜欢美女的。

    之前虽然是被陈诺那个忽然冒出来的小煞星给吓唬住了。

    但陈诺几个月没露面了,所以……陈建设也就不怕了。

    ·

    围观的街坊同事们的起哄声里,陈建设笑眯眯的拿出了两人在街道办的结婚证,放在了结婚照的相框后面夹层里,然后郑重其事的挂在了墙上。

    结婚照就是在厂区的照相馆拍的。

    然后就是大家起哄着,成群结队的,去厂里食堂吃饭,喝喜酒了。

    ·

    所有的这一切,陈诺都看在了眼里。

    他就和“零”,站在了路边的围观人群之中,不显山不露水的。

    两个人的外貌看起来普普通通,站在人群之中,根本就毫不起眼。

    看着陈建设抱着欧秀华下车进家门的时候,陈诺忍不住叹了口气。

    终于还是……

    “高兴点吧,毕竟有了今天,你才会在一年后出生。”,零站在陈诺的身边笑眯眯的低声说道。

    陈诺摇头:“这样是真的害了欧秀华了。陈建设那个家伙真不是好鸟。”

    说到这里,陈诺忽然皱眉,回头看了一眼零:“所以……历史上的轨迹……陈建设火来会越来越坏,抛妻弃子,良心丧尽,都是你引导的对吧?”

    零没说话,但显然就是默认的。

    陈诺皱眉:“一切就是为了我?为了给我营造出一个存在的环境和身份?”

    “你要明白,你之所以是你,你的一切境遇,都是你的身世,家庭背景,遭遇……一切的一切而组成的。”

    陈诺眯着眼睛:“仔细说说。”

    零叹了口气。

    忽然,他一挥手,两个人无声无息的从原地消失了。

    周围的人,没有人察觉到。

    ·

    一秒钟后,陈诺和零,两个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江边。

    这里距离厂里的江边运输码头不远。

    百十米外,是忙碌的码头运输。

    两人站在江边的防洪堤上。

    望着面前滚滚而过的江水,陈诺眯着眼睛审视着零。

    虽然这个外表肯定不是零真正的模样——事实上,陈诺怀疑,这个叫零的家伙,可能根本就没有一个固定的肉身形象。

    “你操控了我这么久,总该让我知道点东西吧?”陈诺挑着眉毛。

    零笑了。

    “你必须要成为陈诺。

    我的意思是……从陈阎罗,变成后来的江宁八中的陈诺。”

    陈诺脸色微微一变!

    果然,如同自己之前的猜测里一样!

    这个零……他是知道,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