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悦容劫难逃风月_分节阅读_23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语塞,很快就反驳:“反正有地府就一定有天庭,有天庭就一定有天帝,有天帝就一定有王母!”

    萧晚风问:“如果现任天帝没有成亲呢?”

    我呆了呆:“对哦。”没成亲哪来的王母?又觉得不对,自己是被他牵着鼻子走了,“谁说他没成亲的?”

    “我说的。”

    “你胡说。”

    “你又怎么肯定他成亲了。”

    “你又怎么肯定他没成亲?”

    ……

    ……

    辩论陷入类似“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死胡同里,察觉到这一点,我们都笑了。

    泗水亭外,十里湖泊,回旋着一阵阵愉快的笑声。

    原来,我们已经很久很久,不曾这么愉快地笑过了。

    而萧晚风笃定天帝没有成亲的自信面容,成为了我这日最记忆深刻的笑点。

    我最终选择相信,天帝是没有老婆的,就像萧晚风选择相信,我是真的去过地府。

    出来已经好些时日,如今该了的事也都已了,是时候离开了,回到我和萧晚风约定厮守终生的地方去。

    我将江北金陵的印绶和虎符分别剿匪曲慕白和周逸,意味着司空家最高的统治权力和军权交给了他们。两人明白我此举之意,也明白我的归意已定。上一次的离开,是因为逃亡而太过匆忙,这一次的隐世,该交代的都已交代清楚,从此孑然一身,了无牵挂。

    “什么时候走?”

    “没定,也许就这几日。”

    两人没再挽留,哪怕不再相逢,也要真诚地道一声珍重,为了曾经风雨同舟的宾主之宜。患难与共的同伴之情。大经的悲壮挽歌、大昭的瑰丽山河,都已经成为了过去,萧萧风雨会见证所有的烽火狼烟,铭记所有的心酸历程,而里程碑就在这里,我们该分道扬镳了。

    “以后的路要怎么走就由你们自己决定吧,天高任鸟飞,愿你们鹏程万里。”

    是选择他们心目中的明君而为之谋天下,或者自己开创王业,那都是他们两人各自的决定了,我无权干涉,就像无权去干涉在劫和天赐谁主天下的命运一样。人在做,天在看,一切的命中注定,勉强也无用。

    这几日,萧晚风决口不提萧晚风,也不再提他此番出来是为了杀在劫的决定。像是一种默契,我们都在努力学会舍得放弃。走过这道心坎,我们的弟弟,就不再是我们留恋尘世的理由。

    七月初九,子夜,更深露重,万物寂籁,所有人都沉浸在睡梦中。

    我选择此时离开,没有通知任何人。

    这一生,我最怕生离死别,却不得不一次次面对。

    这一次,便让我悄悄地走,谁也不需要被谁打扰。

    除萧晚风他们外,我只带蔺翟云一人上路。答应过要带他看那里盛开的桃花,而他的腿又是为我而废的,我曾允诺,若他一辈子都站不起来,我就照顾他一生一世。他这半生已经吃了太多的苦,外面的世界太浑浊,他早该远离,就此跟我离开吧,也好去跟大哥见面,父子相认。

    嗒嗒的马车踏着夜色而去,将要带我回家。依靠在萧晚风的怀里,那是我选择心灵的归宿。

    车停,驾车的蔺云盖哈哈笑道:“摸黑离开也无用啊悦容,快快出来吧,有客来送。”

    相送的客人只有两位,是由慕白和周逸,手中各拿一壶酒,见我出了马车,便纷纷仰面饮下,事后将酒往黄土上一洒。

    洒酒相送,是为逝者。

    我知道,他们这次是代替死去的司空长卿来送我的。

    所有的言语,除了“珍重”还是“珍重”,也别说什么“对不起”了,时至今日,谁也不需要觉得对谁亏欠。

    离开前,我想起还有话要跟他们说,便停住了脚步,回头笑道:“慕白,我知道你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但嫣红泉下有知想必也不愿看到你为她而孤老终身,你又是曲家九代单传,也该为曲家的列祖列宗们想想了;还有周逸,别再留恋花丛了,野花再美,终究美不过家花,以后该收收心了。你们也都老大不小了,快讨个能暖被窝的媳妇吧,来年也好生个胖小子!”

    马车再度上路,最后再渡口停下,若回桃源,要改走水路。

    渡口一片漆黑,只在水岸的桅杆上点着一盏灯笼,昏黄的烛光在黑暗中如此的微不足道,又是如此显眼。

    桅杆上拴着一匹骏马,马旁立着一个人。

    湛湛长空,乱云飞度,吹尽繁红无数;沉江望极,狂涛乍起,惊起一滩鸥鹭。

    那少年鲜衣怒马,沐浴在灯光之下,承接黑暗唯一的亮点,七月人间,已尽芳菲。

    看到在劫现身此处,我并不感到意外,就连曲慕白和周逸都猜到我今夜离开,而他时时刻刻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自然早早知晓。

    “你是来送我离开的么?”

    在劫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那句“离开”,让他微微皱了皱眉头。

    我环顾四周,问:“天赐呢,怎么不见他来相送?”想着或许在劫没有告诉他,他不知道我要走了。

    在劫道:“因为他知道,你并不喜欢太多人来送别,他怕自己会舍不得,怕你会为难。”

    我叹息:“他总是处处为我着想。”

    在劫道:“这一点我始终不如他。”

    我怔怔看着他,最后笑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

    在劫道:“对于我,你总是太过宽容。”

    我笑了笑:“因为你是我的弟弟。”

    在劫也笑了,却没再说话,那幽深的眼神,看得我一阵心悸。

    拢过披风,我望着江面,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时候不早了我们该上船了。”

    这时,萧晚风自身后走上来,对在劫道:“既然送到了这里,便一道上船吧,跟我们一起回去看着桃花。”

    那一刻不知怎没的,我的心剧烈狂跳起来,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正想出口拒绝,却听见在劫回道:“好啊,我正有此意。”

    他们就这么彼此笑着,那笑容太过平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