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代嫁:倾城第一妃_分节阅读_30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r/>   “咦,小情,醒了呀?”

    一个略微苍老的声音含着满满的惊喜问着。

    她一呆,揉了揉眼,坐起,丝滑的被子滑落,呀,头疼的厉害,她伸手去扶,手指触到了绷带一样的东西,受伤了吗?

    睁开眼时,床上一沉,有人坐了上来,额头被人捧了过去:“怎么了?头很疼吗?哦,乖囡囡,别动别动……这头上,可流了不少血呢!”

    来人很关切的问。

    下一刻,一张温润而慈爱的脸孔跳进眼里。

    “奶……奶?”

    她把眼瞪的大大的,坐在眼前的人,银发苍苍高盘,发型梳的一丝不苟,发髻上插着的是去年时候,一诺自法国带回的中国簪,簪花形如紫荆,挂着一颗明珠,被强烈的灯光一照,晶光闪闪,竟然是她的祖母:李谣女士。

    “干什么呢?一脸被吓到的样子?”

    祖母用她修长略显干枯的手指摸着她细致的脸,那么小心翼翼,等感觉烧退了,嘴里才松了一口气:

    “嗯,好了好了,烧退了,再养上一天,应该就没事了。怎么样?是不是头很晕?大前日到今天,你一直在发烧,烧的厉害,都四十一度了,昏昏沉沉的,就听得你在胡言乱语。陈医生一天来回好几趟,可把奶奶给急坏了。瞅瞅,三天不吃不喝的,小脸都瘦了一圈了……”

    奶奶还是一如平常的爱唠叨,将她当作了还没有长大的孩子。

    她极不耐烦,听不进去,急急的抓住那双自小教她写字读书的手,问了一个蠢的不能再蠢的问题:

    “这里是哪里?”

    “啊?”

    祖母一时接不上话,瞪大眼,上下直扫,尽是错愕的表情,另一只手再度爬上她的额头:“都退烧了,怎么还在泛迷糊?这里当然是你和一诺的家呀!”

    “我和一诺的家?”

    她喃喃的重复了一句。

    “当然是你自己家?要不然你还能回哪?小情,不管一诺做错了什么,两夫妻么,床头吵,床尾合。今儿个奶奶可把话给你撂下了,这回一诺那孩子是为了你才昏迷不醒的,我们林家,素来讲究知恩图报……呀,小情,你怎么了?”

    话还没有说完,这孩子就摸着自己的脸,飞快的踢掉被子,跳下床,往浴室而去。

    老太太急匆匆跟过去,不太明白自己的宝贝孙女为什么变的这么神经兮兮。

    是不是被一诺的事刺激到了?

    老太太想到陈医生离开时曾跟她说过:待秦太醒了一定去医院做一次头部扫描。

    欧美风格的豪华浴室内,镶着一面古色古香的圆形梳妆镜,足有一人高,红木护边,龙凤成祥,雕工细致。

    自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镜子里的人……

    长发飘飘,一袭丝袍,腰际松松垮垮的系着一个蝴蝶结,袍身上绣着映日秋莲,两根吊带系在雪白的肩胛骨上,柔软的垂下,纤纤瓜子脸,有点苍白,漂亮的双皮眼,闪着震惊之色——五官不会美的夸张,却精致而耐看,显露着为人师表的斯文以及秀气。

    面前所看到的人,不是倾国倾城的秦紫珞,而是明丽动的人的林若情!

    她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伸手葱白的手指,抚上镜子里的那个人,惊怪的直叫:“我……我没死……我……我回来了?”

    “啊?这是什么话?什么死呀活的?小情,你在胡说些什么呢?”

    祖母走了过来,疑狐的看她:“是不是烧坏脑子了?”

    想了想,心里忽有了担忧,继而转身往房门外叫嚷着:“子韫,子韫,快备车,小情醒了,我们带她去医院,再仔细做一番检查!还有,小张,快给太太煮些清淡的食物,饿了这么几天,一定饿昏了……”

    祖母的声音远去,整个世界变的静悄悄,只有自己的呼息声在不确定的抽拉,一长一短,似饱受了莫大的惊吓。

    她像一个呆子一样站在镜子前,一时之间,分不清楚自己是在做梦,还是清醒的?

    眼前的一切,分明都是她最最熟悉的,却在这一刻,变的格外的陌生。

    缓缓的走出浴室,迎面看到的是床头上那一副巨大的婚纱照——

    秦一诺穿着一袭燕尾服,淡笑微扬,盯视着倚在栏杆上安静如水、穿着白色婚纱的她,他一手揽着她纤细的腰,一手轻轻抚上她的发。

    背景,是一片飞扬的粉色璎花,几朵花瓣落在她的头纱上,几朵犹在空中飘飘洒洒,男人似乎在看她,又似乎想替她捡掉头上的花辩……

    一直以来,她都不喜欢男人的碰触,那番拍婚照,摄影师让他们摆各种亲密的pose,害得她脸红发红,浑身不自在。

    一诺曾低低笑侃的斜睨她说:“这么怕我,以后怎么和我过一辈子?我都没动你一下,你就已经像刺猬一下,张开毛刺想扎我……喂,丫头,我们以后可是夫妻,你都上大学了,应该懂什么是夫妻之道吧!”

    她听着不说话,脸红大臊的躲开。

    后来拍的一系列婚照,她的心态一直在抗拒和顺从之间苦苦挣扎,最后只能理智的接受他将是她的丈夫这个事实,极配合的拍了一系列的唯美婚照。

    照片拿回来以后,家里人都极赞。

    “想不到啊想不到,我们家小情和小诺这么有夫妻相,瞧瞧啊,多配……完全诠释了什么是天作之合。”

    祖母特别疼爱一诺,看到她嫁给一诺这样一个出色的小孙孙,笑的老花眼眯成一条线。

    一幕幕旧景,便在眼前。

    紫珞,不,应该说是林若情神色恍惚的坐回床上,脑子里一片混乱,所有的情景分明皆停顿在九华洲,为什么睁开眼,看到的是祖母?

    她用手托着发疼的后脑勺,呆呆的抬头环视这个对于她来说无比熟悉的冷清房间,五年的婚姻生活里,她每日就歇于此处,独品一室寂寞和冷清。

    往事不堪回头,目光流转之下,她看到了床头柜上的白色iPhone,倾过身将其拿在手上,赫然看到上面显示的时间是2008年11月25日。

    今天是25号?

    头,越发生疼!

    她记得清楚,玉连子带她离开去九华的那天是22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