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8章 两者兼有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夜近乎无眠,临近清晨的时候她终于抵抗不住睡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她醒来的时候和平常一样,依旧是被长长的号角声叫醒。

    温乔坐起来的时候大娘进来帮她梳洗,她忍不住问大娘现在外面怎么样了,温乔眼睛肿了起来,倒不是夜里偷偷哭了,而是她夜里一没睡好眼睛就会肿。

    大娘倒是没什么不同,在她帮温乔挽发的时候顺便说了外边的情况,现在大军刚回来,昨天的最终情况她不清楚,只知道现在正在休整,顺便清点死亡人数。

    “腊八节碰上这样的事……”大娘把温乔的头发梳好后叹了口气,“还不知道给那些去了的兵崽子家里送东西的时候,他们家得多伤心啊。”

    “好了,照照镜子,好不好看?估计中午霍将军能过来。”大娘看到温乔微肿的眼皮,安慰她道:“在军营里要放松心情,这样的事以后还会发生,都这样愁那还打不打仗了?”

    温乔嗯了一声,正要和大娘说话的时候,外面突然闯进来一个和大娘年纪相仿的妇人。

    “陈娃子他娘!你儿子去了!”

    “你说啥?去哪了?”大娘把镜子从温乔的手里拿过来,“他能去哪儿啊,刚回来他不帮着点忙?”

    “什么啊!我说你儿子死了!”门口的妇人着急道。

    大娘手里的镜子从手里滑了出来,掉在地上,大娘低下头看看镜子碎没碎,幸好没碎,她又把镜子捡了起来,只是捡镜子的手有些颤抖。

    “你别胡说!瞎咒我儿子!”

    “我哪里敢胡说!刚刚清点的人!一会就要埋了!你还不赶紧去!”门口的妇人万分焦急,催着大娘走。

    “不可能……不可能……我自己去看看!绝对是你们认错了!”

    大娘虽然说着不可能,可是看到她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温乔也万分难过,可她现在还不能说什么。

    大娘立即跟着刚才门口人跑了,只有温乔一个人在屋里,刚刚的时也让温乔万分担心霍知止,霍知止会不会受伤?

    死亡和受伤这两者有很大的差别,温乔也希望是他们弄错了,大娘的儿子还是好好的。

    虽然这希望很渺茫。

    *

    早上她没吃饭,中午来送饭的也不是大娘,而是今天早晨告诉大娘噩耗的那个妇人。

    “姑娘,抱歉啊,今天早晨太忙,没有给你送饭,今天中午全军都是这个,姑娘凑合着吃一点吧。”

    温乔摇摇头,接过饭碗,碗里是普通的青菜,没有一点荤的,外加一个白馒头,“我本来就不饿,平常照顾我的大娘呢?她儿子怎么样了?”

    “哎,她儿子死了,已经埋了,她现在还在哭呢,没法照顾姑娘了,所以最近是我负责您的起居。”

    “啊……”温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事情怎么说呢?所有人都会劝家属别伤心,可是这种事轮到谁头上谁不伤心?要她不伤心太假,但是不劝又让人觉得没有情分。

    “就不能让大娘多陪陪儿子吗?这么早就埋了?”温乔想着现在大娘陪在儿子身边,或许能好一些,可是今早才知道死亡,中午就埋了,怎么能这么早,在民间也要把尸体停放几天好和亲友道别啊。

    “军营里怎么能等得起?”那妇人把温乔昨天换下来的衣物拿出去清洗,这些本来是早晨就应该干完的事。

    “虽然现在是冬天,可是爆发起瘟疫可不是好玩的,这么多尸体当然要尽早埋了。”

    “这总比到边塞打仗好,死都没人收尸……”

    那妇人抱着温乔的脏衣服,临走之前还嘱咐道:“姑娘吃完饭就把碗筷放在桌子上,我待会就来收。”

    温乔应了一声,一点一点地吃起了面前的青菜,今天早上大娘还在叹息,没想到事情就这么发生在她身上了,真是世事难料啊。

    中午霍知止没有过来,应该是挺忙的,刚刚结束一场战事,里里外外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温乔没听到他受伤的消息,心里安心了不少,中午稍稍补眠了一会。

    可没想到她竟然睡过头了,还是霍知止把她叫醒的。

    夜幕快要降下了,霍知止手里端着一碗腊八粥,味道很香。

    温乔坐起身来,霍知止放下手里的碗,帮她在后背垫了些棉垫,他粗糙的手掌扶着温乔的胳膊的时候,温乔忍不住颤栗,虽然那手很温暖,很厚实。

    霍知止身上没有灰尘,穿的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