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10 大结局终篇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轩辕王朝大业十年,西域三国俯首称臣,岁岁进贡,国泰民安。

    朝堂局势,瞬息万变。皇帝多疑,危机四伏。

    这是一处幽静的居所,临水而居,院子里栽种着海棠。此时已是初夏时分,海棠初绽,朵朵娇红吐蕊。

    李芷歌悠然地躺在轩辕佑宸的腿上,仰头看着院外的风景,樱唇微启:“桂花糕!”

    轩辕佑宸侧首,修长的大手捏起一块桂花糕放入了李芷歌微张的口中,凤眸中带着无限的宠溺。

    “水果!”李芷歌侧了个身,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慵懒地说道。

    轩辕佑宸执起一旁切好的水果,小心翼翼地喂进她嘴里,伸手温柔地抚上她隆起的腹部,在她耳畔轻柔问道:“今天他们乖不乖?”

    “恩!”李芷歌一边吃着水果一边慵懒地颔首道,“都是乖宝宝!”

    “芷歌!”轩辕佑宸俯身,俊脸贴着她轻柔的发丝温柔地摩挲,优雅的声音淡淡道:“我现在觉得好幸福!每天和你在一起,白天看云彩,晚上数星星,在这湖边盖起小屋,男耕女织。你再给我生几个孩子,承欢膝下。没有世事纷争,闲云野鹤,自由自在。”

    李芷歌伸手与他十指相扣,双目含情,柔声笑道:“原来幸福这么简单!”

    “是啊!你就是我的幸福!”他满是魅惑的双眸透着丝丝宠溺,既然在她的脸上亲吻了几下,拥着她,好似拥有了整个世界!

    “恩——”李芷歌忽然烟眉微颦,紧张地抚摸着隆起的 小腹,神色有些复杂。

    “怎么了?”轩辕佑宸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轻声问道,满是紧张。

    “他们……好像在里面打架!”李芷歌清眸流转,淡笑着说道,不过眸中一闪而过的惊慌还是没有逃过轩辕佑宸的凤眸。

    “这两个小坏蛋!”轩辕佑宸闻言,优雅的嘴角微微勾起,极是醉人的笑意洋溢在脸上。那一双往日深邃凌厉的凤眸,此时荡着满满的父爱。

    李芷歌伸出纤纤玉手,点了点轩辕佑宸的鼻尖,轻笑道:“是啊!就跟你一样坏!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我哪里坏了?”轩辕佑宸自然是不同意这话,连忙问道。

    “你哪里都坏!”李芷歌嘴角弯起俏皮的浅笑,眸子赶紧清澈,如春光下凛凛的湖水,还带着几丝迷人的狡黠。

    “恩?”轩辕佑宸凤眸微沉,继而俯身堵住了她的樱唇,一脸危险的魅惑道:“再说,我就吃了你!”

    “你看,越来越坏了!”李芷歌笑声调侃道,“说你坏还不承认,真是……”

    某男吻着她的唇畔,继而轻咬了一口,凤眸透着几丝得意

    。

    “恩——”李芷歌吃痛地轻唤了一声,素手狠狠地拍在了他的胸口,这家伙怎么如此霸道!

    气呼呼地怒瞪着他,而他却是一脸认真地吻着她,好似这世间最美的珍宝……

    ***

    夜色如浓重的画布,一灯如豆。

    李芷歌安静地靠在一侧床榻上,轩辕佑宸正紧张地替她揉捏着四肢,柔声问道:“好些了吗?腰还酸不酸?背还痛不痛?”

    “酸!痛!浑身酸痛!”某女烟眉紧蹙,轻声嘟哝道,双手不自觉地往后背敲了敲。

    “为夫来替你捶捶,这里吗?”轩辕佑宸紧握着双拳,温柔地在她腰际轻捶了几下,俊逸的脸上满是紧张的表情。

    “恩!舒服!”李芷歌一脸享受的表情,这肚子里怀了两个,总感觉下腹坠胀的厉害,匆匆忙忙地起身道:“我上厕所!”

    “小心一点!”轩辕佑宸见她毛毛躁躁的轻声提醒道,继而也连忙起身,跟了上去。

    “这一晚上不知道要上多少次厕所,怀孕的女人真辛苦啊,怀个双胞胎更是苦啊!”李芷歌一边上着厕所一边感叹道。

    这厕所是她画了图纸给青衣,然后完全按照现代的抽水马桶样式设计的,简单方便,比起这个时代的那些蹲坑好多了。

    现在如此壮观的天天蹲着上厕所,她只怕会站不起来,蹲一个晚上也说不准。这青衣看了几下图纸便心领神会,真是鬼斧神工啊!

    “你进来干什么?”李芷歌瞅了瞅门口闪进来的白影,人家在上厕所,这家伙进来是要干啥?

    “我进来陪你啊!”某男嘴角斜斜地勾起,一副我是好夫君的表情。

    “额,上个厕所有什么好陪的?”某女一脸黑线,继而轻声道:“那好吧,帮我拿个手纸!”

    轩辕佑宸很是听话地将手纸递给了她,一脸认真道:“需要为夫帮忙吗?”

    “额……”某女一脸黑线,这是要怎么个帮忙法?连忙回道:“不用!不用!”

    “害什么羞,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有看到过?”轩辕佑宸一声轻笑,眸中尽是温柔,接过她手中未用完的纸放回原位。

    “停,停,停——”李芷歌连忙打住,肃然道:“你还是赶紧出去吧!你在这里我上不出来!本来就尿频,现在要尿不尽了!”

    轩辕佑宸看到她如此一说,不由地耸了耸肩,柔声道:“那好吧,我先出去!有什么事记得叫我!”

    “0k!”李芷歌比划了一个手势,尴尬地赔笑道。看到他出去了,长舒了一口气。只是真的好想有些尿不尽了,怎么办……

    ***

    夜色阑珊。漆黑的夜,缀满了闪亮亮的星子,极是美丽!

    轩辕佑宸将薄被轻柔地盖在了侧身睡着的李芷歌身上,捏了捏她柔嫩而温热的素手,既然躺下继续睡

    。

    “刷”地一声,被子被李芷歌一脚踹到了地上,呓语道:“不要,好热!”

    轩辕佑宸起身,将被子捡起,伸手抚了抚她的后背,稍微有些汗。

    起身拿起干净的纱布,替她擦去身后的热汗,继而执起被褥的一角小心地盖在她的胸口。

    还未躺下,她整个人就抱了上来,他薄唇微勾,轻笑道:“孩子的睡相肯定是想你,不然怎么会这么不舒服?”

    “瞎说!”某女好整以暇地睁开清丽的水眸,不满道:“我睡相一直都很好的!”

    某男眉峰微微挑了挑,还记得上次她从床榻上滚下床来掉到了地上,若不是自己抱她上去只怕第二天清早她已经在床底上了。

    “好好好!怎么还没睡?”轩辕佑宸柔声宠溺道,抬眸望着天边的月色担忧道:“快要三更了!”

    “睡不着,不舒服!”李芷歌艰难地侧身,再侧身,换了几个姿势都睡不好。

    “不如,你躺我身上?”轩辕佑宸柔声说道,轻拍了拍他的双腿自告奋勇道。

    “不行!你腿会酸的!”李芷歌淡淡说道,继而抱着他坚实的臂膀撒娇道:“你抱抱我!”

    “好!”轩辕佑宸铁臂一环,便将她搂入了怀中,柔声道:“好一点了吗?”

    “恩!”李芷歌瑟缩在他怀中,温热的呼吸透过胸口的肌肤燃起了体内的欲火,他浑身莫名地一阵滚烫。

    “你怎么了?”李芷歌自然是察觉到了他的异样,循声问道。

    “我……我去洗个澡……”轩辕佑宸脸色微红,连忙起身,身形一闪便跃入了院外的河水之中。

    等到他再次回到床榻上,浑身的热气被凉水冲走,从李芷歌的背后抱着她柔声道:“睡吧!”

    “恩!”李芷歌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句,沉沉地睡去了。

    轩辕佑宸再次起身,替她盖好被褥,借着皎洁的月光看到她浮肿的双腿,心头好似遭到了一记重锤,伸手拂过她的双腿,满是心疼。

    第二日,日上三竿,李芷歌睡眼朦胧地睁开眼眸,却看到几张熟悉的面孔,吓了一大跳,猛然起身向后退了缩了缩,这是什么情况?

    “小师妹!”薛视仁笑眯眯地朝着她笑道。

    “嗯?”李芷歌连忙眨了眨眼,这什么情况?该不会是还在做梦吧?

    “丫头!”银面站在一旁,长身玉立,一脸严肃。看着不像是做梦啊,李芷歌有些迷糊地捏了捏自己的脸,疼,不是做梦!

    “你们……干什么?”李芷歌嘴角抽了抽,不解地问道,怎么一起床就看到了这两尊大佛。

    “王爷,这水肿是孕妇很自然的现象,不必紧张,也不必治疗

    。等孩子出生了自然会消失的。”薛视仁恭敬地回道,不时还凝着李芷歌的双腿处。

    浮肿?纳尼?

    李芷歌伸长了脖子,拼命往自己的脚上看,无奈肚子太大,只能试图将双腿内侧着,果然是又肿又大,简直就像两个鼓起的水球。

    买噶的!李芷歌无奈地抚着额头,做女人怎么就这么惨!

    “真的不要紧?”轩辕佑宸凤眸一凝,望着站在一旁的银面。

    “没事,少吃盐!”银面幽幽吐出一句,既然不情不愿地冒出一句:“大惊小怪!”飞身而起,便不知所踪了。

    轩辕佑宸的脸色漠然一黑,他这不是紧张的所以才找他们来看看,这头一胎,他这当爹的也紧张啊!

    “噗嗤!”李芷歌看到他一脸尴尬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调侃道:“你怎么比我还紧张?孕妇水肿是很正常的。增大的妊娠子官压迫腹部的血管,使盆腔及下肢血管内的血液淤积,回流不畅,压力增加,水分在压力作用下容易渗透到组织间隙,形成水肿。”

    “额……”这次轮到薛视仁一脸黑线了,自己实在是才疏学浅呐!真是班门弄斧,惭愧惭愧!

    “出去走走就没事了!”李芷歌起身穿戴好衣服,循声对薛视仁热情道:“师兄,一起啊!”

    “不不不!”薛视仁连忙摇手,要是他跟着去只怕王爷用眼神就能把他杀死的。不去,坚决不去,打死也不去!

    “哎……”李芷歌看着薛视仁逃也似的走了,柳眉挑了挑,什么情况,难不成有老虎会吃了他?

    “疼不疼?”轩辕佑宸上前搀扶着李芷歌,紧张地凝了眼她水肿的双脚,轩眉紧皱,紧张地问道。

    “不疼!”李芷歌轻声笑道,挽着他的手臂,“你不要这么紧张,弄得我也紧张了。我们去那边林子里走走!”

    “我们住在这里,你一点也不担心朝廷的事吗?”李芷歌侧首,凝眸问道。

    “朝廷的事情皇上自然会处理。”轩辕佑宸淡淡地回道。

    “快看,前面是什么?”李芷歌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一棵参天大树,枝繁叶茂,枝桠上到处挂满了红色的许愿条,许愿条上还垂挂着一个风铃,清风拂过,悦耳动人。

    “这是许愿树!”轩辕佑宸小心翼翼地扶着李芷歌往前走去,凝着这高大的许愿树,两人相视而笑,温情脉脉。

    “我们也许一个愿望吧!”李芷歌轻声笑道,既然环视四周,一脸失落地表情道:“可惜没有许愿条!”

    “来!”轩辕佑宸凤眸透着几丝温和,小心翼翼地将李芷歌搀扶到许愿树跟前,“我们在许愿树上刻上彼此的名字,他一定会保佑我们幸福美满!”他从袖间抽出一把匕首,认认真真,一笔一划地在树干上刻上了“轩辕佑宸和李芷歌”八个字,每一笔一画都是那么的遒劲有力。

    “给我!”李芷歌见状试图接过轩辕佑宸手中的匕首。

    “小心!”轩辕佑宸将匕首交给了她,只见她两人的名字外圈上了一个大大的爱心,眯眼笑道:“这样许愿树就知道了

    !”

    轩辕佑宸凝着此刻正双手合十许愿的李芷歌,皮肤白皙,眉目如画,倾国倾城。

    她抬起水眸,嫣然浅笑,那一双眸子,如秋日的天空,澄澈而幽远。

    但愿我们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

    凉风习习,此时已是秋日时分。

    李芷歌安静地坐在一侧,成思考状,这肚子是越来越大了,想想生孩子就浑身鸡皮疙瘩直冒!卸货这个问题,真的是让人头疼啊!眼巴巴地看着预产期越来越临近,莫名地有些紧张……

    “嘶……”忽然,一阵抽痛,李芷歌淡淡蹙眉,轻声道:“宝贝们,你们该不会是要发动了吧?”

    “怎么了?”轩辕佑宸看着她一手撑着腰一手抓着衣角的李芷歌,满脸紧张,脸色略微有些发白,看似很不舒服。

    “有点疼,应该是阵痛,可能是要生了!”轩辕佑宸闻言,紧张的将一侧的烛台打翻了,连忙说道:“怎么办?怎么办?赶紧先回王府!”

    李芷歌看到他如此模样,嫣然笑道,“你这么紧张做什么,这阵痛也不知道是真性还是假性,而且头胎一般都要12个小时生产,还早着呢!”

    “12个小时?”轩辕佑宸轩眉紧蹙,威严霸气道:“等于六个时辰?这么久!不行,我要请宫中最好的产婆,马上就让孩子出来!”

    看着他疼惜的眸光,李芷歌的心头洋溢的暖暖的幸福。

    “现在有不疼了,可能是假性的。”李芷歌伸手抚摸着隆起的超大肚子轻笑道,她是学医的,很多事情自然是懂的。

    “不行!赶紧回王府,我不放心!”轩辕佑宸看着她佯装轻松的模样一脸正色道,神神叨叨的开始收拾衣服,随后又将衣服扔在一旁,王府有衣服不是?

    ***

    宸王府。

    “疼吗?”轩辕佑宸紧张地握着李芷歌的素手,看着她额头上的发丝被冷汗湿透,拂袖替她擦去冷汗,抚摸着她因为疼痛而变得苍白的容颜,柔声道:“要不要吃点东西?”

    “恩!”李芷歌点头,现在不补充点能量,只怕待会儿没力气生孩子。

    “来!”轩辕佑宸将热腾腾的面条递给李芷歌,眼看着她疼得唇色发白,只感觉整个心都被人揪了起来。

    “张嘴!”轩辕佑宸将几根面条喂进了李芷歌口中,看着她紧皱着的烟眉,心也跟着痛了起来。

    原来,生孩子这么痛苦!

    “啊——”李芷歌紧紧地握着身后的床褥,阵痛一阵比一阵持续时间长,间隔变得越来越短,她感觉浑身的骨骼都好似被碾碎了,浑身都因为疼痛而颤抖,而且是一阵紧接着一阵,永无止境,天昏地暗!

    “哪里疼?哪里疼?”轩辕佑宸看到此情此景,猛然抱着承受着无限疼痛的李芷歌,侧首亲吻着她的额头,“如果可以,我真想替你痛!”

    李芷歌闻言,憔悴的容颜带着几丝轻笑道:“可惜你没那功能

    !不如,下辈子我做男人,你做女人,好不好?”

    “好!”轩辕佑宸看着她整个颤抖地缩在自己怀里,浑身冰冷,冷汗淋漓,心痛难忍,不假思索地答应了。

    “这点痛,我还受的了!”李芷歌紧抓着轩辕佑宸胸口的衣襟,深吸一口气道,“我一定会把孩子生下来的!”

    “恩!”轩辕佑宸轻柔地替她擦着额头上汩汩流淌的冷汗,紧握着她的素手,“加油!”

    “扶我起来走走!”李芷歌试图起身,靠在一侧墙壁处,疼得浑身战栗,双腿发软。

    轩辕佑宸将李芷歌揽入怀中,“都怪我!早知道你这么痛苦……就……”

    “傻瓜!”李芷歌伸手堵住了他的薄唇,“哪个女人生孩子不痛的!我没事!额——”

    轩辕佑宸连忙搀扶着她往一侧走去,疼痛如同海浪一波又一波地袭来,这种疼痛几乎是无法形容的,李芷歌紧握着轩辕佑宸的手,指甲深深地嵌入他的皮肉之中。

    “啊——”李芷歌整个人蜷缩在床榻上,疼得迷迷糊糊,几乎失去了意识。

    “军医!军医!”轩辕佑宸急疯了,连声呼喝道。

    薛视仁站在门外,匆忙跑了进来,“王爷,恐怕是要生了,赶紧让产婆进来吧!”

    “好!”轩辕佑宸自然满口答应。

    产婆进门,便将他赶了出去,一大帮嬷嬷轻车熟路地烧水干活……

    陈伯紧张的站在一旁,看着轩辕佑宸在院外踱步踱了一个晚上,不眠不休,整个人紧张的茶饭不思,只要听到一点响动就让他去看看。

    那产婆都已经被问了八百遍,生了没?生了没?孩子生了没?

    “啊——”屋内李芷歌撕心裂肺的叫声一阵高过一阵,无法想象她的疼痛和折磨。

    “哇——”一声婴儿洪亮的哭声从产房内传来,轩辕佑宸激动地差点冲进了产房。

    “王爷,您不能进去!”一产婆连忙跑出来阻止道,“恭喜王爷,是个公子!”

    随后产婆便将孩子抱了出来,笑着说道:“瞧小公子长得多俊俏啊!眉宇间简直跟王爷一模一样!”

    轩辕佑宸垂首只是看了孩子一眼,随即焦急地问道,不断地往屋内张望,“王妃呢?王妃怎么样了?”

    “王妃腹中还有一个,只是这位置……恐怕有些危险……”产婆闻言,言语不详,吞吞吐吐。

    “什么意思?你……”轩辕佑宸闻言,凤眸瞬间浴火,拎起那产婆的衣襟,怒喝道:“说!”

    周围的空气瞬间凝结,暴戾的因子逐渐蔓延开来,吓得那产婆浑身颤抖。

    “王爷饶命啊!”产婆吓得面色惨白,差点晕死在地上,扑腾地从地上挣扎。

    “快走

    !快!”另一个产婆将孩子报给了陈伯,连忙示意倒在地上的产婆进屋,各个如见阎王似的,浑身紧张不已。

    “啊——好疼啊——”李芷歌几乎已经精疲力尽了,喘着粗气,长叹道:“还有一个!”

    “王妃,用力,很快就出来了!”产婆客气地说道。

    “啊——”李芷歌高呼了一声,“特么的,谁给我来一刀啊?给我个痛快啊——”

    产婆们吓得手中的盆盆罐罐悉数掉了一地,哀求声,哭泣声,此起彼伏,“王妃饶命啊!王妃饶命啊!”

    李芷歌不断喘着粗气,这些人干什么,她不过就是想来个剖腹产而已!只可惜就这古代技术,可能吗?

    轩辕佑宸在门外听到“来一刀”也顾不得所以然,猛然推开产房的大门,一个健步冲了过来。漫天的血腥味瀑布而来,和这跪了一地的产婆老妈子,他的心好似放在大火上炙烤,脸色苍白如雪,“芷歌!芷歌!”

    “我没事!”李芷歌抓紧了轩辕佑宸伸过来的手,“就是没力气了!”她无奈地带着一丝笑意,那笑容害死要湮灭的火光,看得轩辕佑宸心底一阵心慌意乱。

    “那怎么办?”轩辕佑宸几乎要发狂了,怒吼道,猛然抱着浑身湿透的李芷歌安慰道:“没事的,不会有事的,你绝对不会有事的!”

    “启禀王爷,让厨房给王妃熬完参汤来,还有吃的!”产婆小心翼翼的说道。

    “还不快去!”轩辕佑宸怒吼道。

    一老嬷嬷飞奔似的往外跑去。

    “没事的,我就在这里!没事的!没事的!”轩辕佑宸伸手拂去她额头上的冷汗,俯身,亲吻着她眼角的两滴清泪,不停地安慰道,好似也在安慰自己。

    轩辕佑宸将参汤一口一口地喂入李芷歌口中,李芷歌凝着紧张的容颜,嘴角勾起一抹欣然笑意。

    “王妃,你忍着点!”产婆哆哆嗦嗦地按着李芷歌的肚子,“很快位置就正了!正了就快了,刚才老身说的吸气呼气……”

    “啊——”李芷歌双唇紧咬,紧握着轩辕佑的手不放,“额——”

    轩辕佑宸一记凌厉的眼风,吓得那产婆根本不敢动弹。从轩辕佑宸伸手散发出来的浓烈的嗜血气息,几乎要吞噬在场的所有人!

    “看到头了!出来了!”另一个产婆激动地说道,这下子她们的小命是保住了!

    “王妃,用力!”一旁的产婆鼓励道,不停地张望着,满脸的兴奋!

    “再用力!使劲!”

    “吸气!呼气!用力!用力——”

    “额——”李芷歌咬紧牙关,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战栗,忽然听到孩子的哭声,眼角落下的一股清泪,既然歪头倒在了一侧!

    “恭喜王爷……”产婆的话还未说完,便已经听到了一阵石破天惊的叫声。

    “芷歌

    !芷歌!”轩辕佑宸疯了似的抱起浑然不知的李芷歌,一颗心空荡荡的好似被什么带走了,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不会有事的!

    绝对不会有事的!

    ***

    等到李芷歌醒来已经是第二日午间,她的手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握着,她缓缓睁开眼眸,侧首望着斜靠在一侧墙壁上的轩辕佑宸,他面如冠玉的脸上,布满了青色的胡渣,整个人好似一下老了几岁。

    似乎是察觉到了李芷歌轻微的动作,轩辕佑宸猛然睁开眼眸,他的凤眸之中布满了鲜红色的血丝,沙哑而低沉的声音好似极其疲惫:“芷歌,你终于醒了!”

    “孩子……”李芷歌侧首轻声说道。

    “把孩子抱过来!”轩辕佑宸凝声向耳室的奶娘道,两个奶娘抱着孩子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参见王爷,王妃!”既而将两个孩子递到了轩辕佑宸的怀中。

    李芷歌伸手抚摸着孩子圆嘟嘟粉嫩嫩的小脸蛋,忍不住落下欢欣的泪来。

    孩子,我们的孩子!

    ***

    迷迷糊糊的不知过了多久。

    李芷歌虚弱地躺在床榻上,隐约听到轩辕佑宸怒气的谈话声。

    “佑宸,你为何如此冥顽不灵?”太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咬牙切齿地喝道,“为了那个女人,你就连皇位都不要了吗?”

    李芷歌的心猛然一颤,好似被什么东西捅破了,冷冰冰的。太后……皇位……

    “没有了她,皇位有何用?”轩辕佑宸踱步轻笑,断然决然道:“希望太后不要再提及此事!”

    “你……”太后气得脸色一阵惨白,李嬷嬷连忙搀扶着她,“不管她是李芷歌还是灵犀公主,她都不可能成为你的正妃,就算你将来登基为帝,她也绝不可能是皇后!”

    “我不在乎!”轩辕佑宸云淡风轻道,“皇位,有的人去坐!而她,只能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妻子!”

    “身为轩辕王室的子孙,你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对得起先皇吗?”太后气得不清,脸色狰狞,怒喝道。

    “只要天下太平,国泰民安,谁当皇帝又有什么区别?”轩辕佑宸冷哼道,“我不想将来自己的孩子从小便在尔虞我诈,你死我亡中度日!”

    “你疯了!”太后怒声道,声音极是颤抖和尖利。

    “我没疯,只是看透了这皇室繁华与虚无!”轩辕佑宸凝声说道,凤眸中透着几丝释然的笑。

    “你……”太后一甩长袖,怒气冲冲地快步转身而去。

    “哇哇哇……”孩子的哭声使她凌乱的脚步声停顿了下来,凝声道:“走,去看看孩子!”

    “是!”李嬷嬷连忙搀扶着太后往身后走去,一个孩子正安静地躺在榻上睡着,另一个正哇哇大哭,奶娘撩起衣衫开始喂奶,孩子的哭声瞬间止住了

    。

    “参见太后!”奶娘看到太后连忙起身跪拜。

    “免礼,平身!”太后缓步走到榻上,仔细地凝着正安稳睡着的孩子,眉清目秀,琼鼻樱唇,白皙如玉,将来肯定是个美人儿。

    而另一旁正奋力吸着乳汁的小男娃,一张脸涨的通红,腮帮子都是泪。

    “真可爱!”太后伸手在孩子的脸上轻抚了抚,柔声笑道:“过几日便让皇上赐名!”

    忽然一道黑影从不知名的何处闪了过来,将奶娘怀中的孩子抢走,一闪身便没有了踪迹!

    “来人啊!孩子!孩子!”太后惊呼道,吓得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轩辕佑宸闻言,敏捷如同银狐般飞身而来,侧耳倾听,顺着黑衣人逃走的方向飞身而去。

    “孩子!”李芷歌听闻叫声,猛然睁开眼眸,快速支起身子,冲了出去。

    看着紧跟着轩辕佑宸身后的子玉和子墨,李芷歌快步跑去宸王府,纵身跨上快马,扬鞭加急,追赶着那一黑一白几抹身影。

    黑衣人身形极快,飞身上顺着陡峭的山崖飞上了恨水涯顶,孩子哇哇的哭声打乱了轩辕佑宸心底的沉静。

    那黑衣人忽然背身站定在山崖边缘,嘴角一勾,缓缓转身。

    轩辕佑宸一双深邃犀利的凤眸紧盯着他空空如也的左臂,微微眯起,浑身散发着一股浑然天成的霸气,好似千山竟秀,好似万马奔腾!

    “轩辕佑铭,你想做什么?”轩辕佑宸冰冷的声音好似腊月的冰棱子,扑面而来,生疼生疼。

    “哼哼!”轩辕佑铭头上的面巾被山风吹下,一张脸尽是邪恶气息,“轩辕佑宸,想不到吧?”

    “把孩子给我!”轩辕佑宸薄唇紧抿,那浑然天成的慑人气势,令人感到压迫,感到不能呼吸。

    “谁的孩子?”轩辕佑铭垂首一双黑眸紧紧地盯着怀中的婴儿,他的眉,斜飞入鬓,与轩辕佑宸别无二致。他的眼,清澈明亮,透过这双眼睛好似能看到另一个人,那个曾经不顾一切救他性命,倾国倾城,惊才艳艳的女子……

    子玉和子墨飞身而下,一左一右落在了轩辕佑宸的身后,目光灼灼地凝着此刻正仰头狂笑的轩辕佑铭。

    “孩子!我的孩子!把孩子还给我!”李芷歌从马上纵身跳下,向轩辕佑铭冲了过去。

    “芷歌!”轩辕佑宸伸手揽着她,提醒道:“冷静点!不要轻举妄动!”

    “啊哈哈哈……”轩辕佑铭一声冷笑,带着狂傲不羁,带着悲哀无奈,带着狂狷邪魅,“为什么,你要选他!我可以为你放弃这万里江山,他可以吗?可以吗?哈哈哈……”

    李芷歌心头沉痛,看着轩辕佑铭怀中嗷嗷待哺的孩子,两行清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轩辕佑宸伸手将她搂入了怀中,看着她灼灼的清泪,心一阵剧痛。

    “这个孩子,他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轩辕佑铭忽然发狂似的单手抓起孩子举在了空中,一阵魔性的狂笑,看得人心惊肉跳。

    “不要!”李芷歌惊声叫道。

    轩辕佑宸凤眸一沉,迅速伸掌,却不想轩辕佑铭似乎早就料到,带着孩子纵身一跃跳下了山崖,子玉和子墨大惊,猛然跟着跳了下去。忽然,山崖下冒出几十抹黑影,将子玉和子墨围困在了中间,一番你死我活的打斗正式开始!

    “哈哈哈,轩辕佑宸,孩子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就来抢!”轩辕佑铭将孩子单手举在空中,一副要将他丢入万丈深渊的模样。

    “你在这里别动,我下去!”轩辕佑宸在李芷歌耳畔嘱咐道,他足尖轻点,身形一晃,便已经落在了轩辕佑铭的不远处。

    轩辕佑铭嘴角邪气一勾,向身侧走了几步,将孩子扔在一侧斜斜的枯树枝上,嗖得一下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的不明物体,嘶嘶地冒着白烟,是炸弹!

    李芷歌的心猛然一惊!

    轩辕佑宸看着孩子天真无知的笑靥,纵身朝孩子飞身而去,眼看着那炸弹即将爆炸,奋力将孩子抛向了山崖。

    李芷歌纵身跃起手中的天蚕丝一出,层层圈住了襁褓,接过孩子,看着孩子天真浪漫的笑容,抱着她一阵清泣。

    御林军随后赶来,浩浩荡荡的队伍将恨水涯围得水泄不通。

    “哈哈哈,轩辕佑宸你的死期到了!”轩辕佑铭猛然伸掌向轩辕佑宸击去,他的掌风凌厉透着无穷无尽的恨意,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轩辕佑宸好似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落入了茫茫白雾之中……

    “主上!”子玉和子墨纵身而下,追寻着轩辕佑宸的足迹。

    李芷歌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觉得浑身冰冷冰冷的,没有了丝毫的温度!山风带着无尽的寒意吹色脸颊生疼生疼,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秋日也会如此寒冷,冷澈入骨,天寒地冻!

    “哈哈哈!”轩辕佑铭从山崖下纵身而上,一双黑眸带着几丝傲气,“轩辕佑宸,他被炸死了!”

    “不可能!”李芷歌极力忍着心底的沉痛看,他不相信他的话,他那么强,怎么会死?

    “那炸弹可是我特意为他准备的,就算是大罗神仙也逃不过这威力惊人的炸弹,他必死无疑!”轩辕佑铭仰天长笑,笑得天旋地转,笑得山崩地裂……

    泪从眸中涌了出来,李芷歌倔强地止住了。

    她的玉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好似这寒夜的冰雪,冷的没有温度。将怀中的孩子交给了为首跨在马上的史擎天,缓缓拔剑,水凝剑的寒芒在空中掠过,真气将漫天雪花激的向前的轩辕佑铭。

    “你要杀我?”轩辕佑宸狰狞的脸上带着几丝不可置信,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杀我?”

    李芷歌没有说话,一个纵身,水凝剑出,剑光闪过,轩辕佑铭伸手接住了她的剑,鲜血淋漓的手上滴滴答答地落满了地。

    “彭彭彭”三声巨响,李芷歌腰际的手枪已经落在了手间,鲜血从轩辕佑铭的胸口,喷射而出,他的嘴角带着自嘲的冷意,满满的不可置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有

    !”李芷歌樱唇微启,无比坚定道。

    她冷绝的脸上,肃杀的暴戾被瞬间激起,再一枪打在了轩辕佑铭的胸口,他不可置信地望着胸前的伤口,嘴角流出一道鲜血,笑了笑,睁大了眼眸倒在了地上。

    黑衣人见主人已死,纷纷四散。

    “佑宸!佑宸!”李芷歌冲向恨水涯凝着满目茫茫的白雾,满心焦急地等待着他。

    “史擎天,快派人去恨水河下救人!”李芷歌清眸一眯,冷冷命令道,她不相信轩辕佑铭的话,一个字也不相信!

    不信!

    ***

    恨水河。

    湍急的河流,望不到边际,头顶是高耸入云的恨水涯。

    随着搜寻的范围越来越广,沿着恨水河,一里,两里,三里……十里,当每一次的希望落空,李芷歌的心头也渐渐绝望起来。

    难道,难道,他就这样去了吗?

    “夫人!”子玉和子墨从恨水河中钻了出来,浑身湿透,“主上他……”

    “他怎么了?”李芷歌疾呼道,幽深的黑眸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光彩,她从未觉得如此绝望过,浑身好似被掏空了。

    “炸弹爆炸,主上从山崖坠落入湍急的恨水河中……”子玉和子墨急得脸色发白,他的主上,那个意气风发泰山压顶不变色的男人……

    “不可能!”李芷歌眸光一沉,疯了似的跳入冰冷的河水之中,寻找轩辕佑宸的踪迹,“你出来!出来!快出来!”

    “夫人!”史擎天见状,再次加派人手沿着恨水河一路勘察。

    “轩辕佑宸,你给我出来!”李芷歌仰头望着一望无垠的恨水河厉声喊道,那声音在山谷之中回荡,带着撕心裂肺的悲伤……

    ***

    三年后。

    夜色渐浓,月光皎洁。

    “舅舅!”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孩朝着银面兴奋地跑去。

    银面笑着蹲下身子,双手抱起两个可爱的孩子,轻笑道:“万念!千思!有没有想舅舅啊?”

    “想!”两个孩子异口同声笑眯眯地说道。

    “真乖!”银面在他们的脸上狠狠亲了两口,既然将他们放在地上,“看舅舅给你们带什么来玩了!哎,看这里!”

    “哇,风车!好漂亮的风车啊!”两个小孩笑得格外灿烂。

    “还有,这里!”银面摇晃着手中的木剑,“这是给万念的!这个风车呢是给千思的,喜不喜欢?”

    “喜欢!”两个小朋友笑得格外灿烂

    。

    “去那边玩吧!”银面轻抚了两个孩子的脸颊,宠溺道。

    “恩!”两个孩子乖巧地去一旁玩耍,脸上洋溢着天真无暇的笑。

    “你这可是会把他们惯坏的!”李芷歌从屋内走出,一身白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淡蓝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

    芊芊细腰,用一条蓝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蓝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

    “你这个娘亲如此严苛,怎么会把他们惯坏?”银面快步上前,接过她手中晒干的药材,轻笑着说道。

    “我也是想着若是他们的爹回来了,看到孩子被惯坏,会不高兴的。”李芷歌深幽的眸中雾霭深深。

    三年了,她相信他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银面脸上带着几丝波澜不惊,既然望着这丝毫未变的院子,长叹一声:“我也相信,他会回来的!”

    李芷歌睫毛眨了眨,唇角勾起一抹淡漠的笑意,环视四周,心头咯噔了一下,“万念?千思?”

    银面缓缓起身向后退了几步,也消失在了这一方静谧之中。

    李芷歌焦急地往前方找去,风穿林过耳,她的心头焦急万分。

    忽然脚下的步子一阵停顿,前方是那棵许愿树,树上还清晰地刻着他们两人的名字,她缓缓伸手,拂过那一个亲手画上去的爱心。

    眼角的泪珠忍不住地落了下来,思念犹如潮水,冲泻而下,不可遏制。

    忽然,一阵琴声自不远处传来,在这静谧的天地之间,那琴音如同一朵温柔的无形的莲花,在天地间悠悠地绽放,带着无限的缠绵和缱绻,带着幽咽难平的深邃情意,留恋往返,悠悠,划过她的心扉。

    李芷歌心头剧震,这样的琴声,正是记忆里那熟悉的琴声。

    正是上元灯会那日,他为她所独奏的——《凤求凰》!

    真的是他吗?

    心,不受控制地狂跳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跳出胸腔外。

    四周一片静谧,一道悦耳的铃声响起……

    她缓缓起身,偌大的许愿树上只有一根许愿带,带上系着的风铃在清风吹拂之下叮当作响,悦耳动听。

    她缓步上前,执起许愿带,上面是一行苍劲有力的小篆:愿带着深爱的妻子与一双儿女看烟火璀璨!

    一束束耀眼的光线飞上天空……

    仰望天空,看着那形态各异,色彩缤纷的烟花,那绽放的烟花就象多情的流星雨淅淅沥沥,又似降落伞从空中降落,也如萤火虫般在夜空中翩翩起舞。

    此时的夜空宛如姹紫嫣红的百花园,五彩缤纷的烟花如同水晶石靓丽夺目,色彩斑斓的焰火好似彩绸绚丽多姿

    。

    许愿树下,一架古琴。

    一袭纤尘不染的白衣,轩辕佑宸拂袖而弹,恍若仙人之姿。他缓缓起身,向她走来,洁白的月色笼着他纯白的衣衫,使他看上去仿若站在云端的天神,优雅出尘。

    烟火璀璨,映照着他俊朗不凡的容颜。

    心底一直绷着的那根弦,慢慢地松了下来。一直吊在喉间的那颗心,缓缓地沉落到胸腔。

    是他,他没死,他真的没死!

    他终于来了,就站在她的面前。

    她抬眸凝望着他,他也凝视着他深爱的妻。

    四目相对,时光流转,一瞬间,似乎就是永恒。

    李芷歌不敢眨眼,生怕一眨眼他便消失,她缓缓走到轩辕佑宸面前,颤抖着伸出手指,轻轻地抚上他的眉眼口鼻,指下,是他柔滑的肌肤,是真真实实的存在!

    她扑入他的怀中,那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

    眼泪不知怎么就从眸中滑落下来,无限委屈的,空前绝后的,欣喜的眼泪,扑簌簌只往下掉,将他的衣衫沾湿了。

    轩辕佑宸紧紧拥着他,低下头,借着璀璨的星光,看向怀里的她,晶莹剔透的眼泪成串地掉下来,似梨花带雨,娇柔中透出一丝倔强,格外令人怜爱。

    他好似搂着珍宝一般拥着她,看到她流泪,他心中巨恸,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他似乎从未见到她这样娇柔的小女人模样,让他怜惜,让他心痛,一颗心早已化作了一汪春水。

    他俯首吻上她红润的樱唇,既然吮吸着她脸上的滴滴清泪,伸手抚摸着她清丽绝美的脸,薄唇不断地摩挲着,在她的耳畔轻柔道:“我回来了……”

    “爹!娘!”一对可爱的儿女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拉着彼此的手,仰头望着头顶这一片璀璨的烟火。

    烟花,绽开,落下,一瞬间的美丽,一瞬间的光彩。

    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属于它们,整个世界随着它们的绽放而光彩一瞬,多么美丽的烟花,仿佛寄托着美丽的希望,仿佛寄托着爱的光芒……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青玉案·元夕》

    正文完!

    番外1:千思vs万念:万千思念

    两个小娃娃看到李芷歌气呼呼地冲进了房内,轩辕佑宸快步跟了进去,大门一关,瞬间一个机灵,脑袋不约而同地缩了缩,呈冥想状。

    “娘亲,为什么生气?”千思侧着脑袋,樱唇微微撅起,粉嘟嘟的小脸蛋甚是可爱,不解地问向身侧的小男孩。

    “恩,大概是因为爹爹睡懒觉吧!”万念眼珠子机灵一转,寻思地回道。

    “睡懒觉?”千思一双清眸也跟着滴流转了一圈,不解。

    “对啊,睡了整整三年

    !”万念伸出三个肉嘟嘟的手指头,一本正经道:“你说娘亲怎么会不生气?”

    “可是娘亲常说,睡美容觉对女孩子的皮肤会特别好啊!”千思眉毛挑了挑。

    “那是女孩子!”万念一副你小孩子家家不懂的表情,“爹爹可不是女孩子!”他伸出食指在千思面前摇了摇,嘴角得意地勾了勾,神秘笑道:“他可是战神!”

    “战神?”千思继续蹙眉,双眸一亮,“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额……”万念无奈抚额,嫌弃地幽幽吐出一句:“吃货!”

    千思不爽地撇着嘴,跺了跺脚不满道:“哼!不跟你好了!”既然一个小跑就冲向了先前准备的踏板,蹭地一个跳跃便上了一侧的窗棂,趴在窗户边上听里面的动静。

    万念见状自然也不落后,猛然一个鱼跃龙门,跟着挤在了千思的身侧,两个小娃娃撅着屁股努力地听着屋子里头的动静。

    李芷歌的泪痕还留在脸颊上,神色却忽然转为愤怒,杏眸瞪大,柳眉倒竖,“这三年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

    轩辕佑宸怔了怔,一抹淡淡的笑意在唇边漾开,快步上前从背后抱着她:“我受了重伤落入河中,是青衣的水下潜艇救了我。后来就一直昏睡了三年……”他的语气云淡风轻,可是听在李芷歌耳中却是字字如刀。

    昏睡了三年?

    李芷歌心头莫名地咯噔了一下,思及当年轩辕佑铭的话,她浑身忍不住一阵战栗,她不知这三年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她转身凝望着他如冠玉般的俊脸,疼惜道:“你怎么了?”

    “我没事,都过去了!”轩辕佑宸定定凝视着她,摇了摇头,缓缓抬起手,去触摸日日在他睡梦之中的这张倾城容颜。

    “你被炸伤了?”李芷歌伸手抓住轩辕佑宸修长的大手,温热的掌心如此的熟悉,她将自己的脸埋在他的手心,享受着他的温柔抚摸。

    “你的五脏六腑遭受过严重创伤?”李芷歌的玉手微微有些颤抖,握着他手的玉手有些不受控制,她惊声问道。

    “有毒王鬼医和神医圣手一起为我治病,还有什么病治不好呢!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完全恢复了!”轩辕佑宸云淡风轻地说道。

    “神医圣手……”李芷歌的心头一阵激动,外公真的还在世,太好了!

    轩辕佑宸伸手搂着李芷歌纤细的腰肢,一双凤眸灼灼地凝视着她,“这三年来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轩辕佑宸唇角一勾,绽出一抹春花般灿烂明媚的笑意,在她的耳畔轻声道:“我爱你,芷歌……”俯身正欲欺上李芷歌的樱唇。

    李芷歌伸手挡住了他的薄唇,羞涩道:“不要!”

    轩辕佑宸凤眸微凝,执起桌上的两个茶杯,唰唰地抛向了窗棂。

    窗户大开,两个小娃娃猝不及防,“彭彭”两下趴倒在了地上。两人甚是尴尬地朝着屋内两人一阵傻笑。

    万念摸了摸脑袋,不满着说道:“爹爹,你好偏心,竟然都不想我们

    !嘤嘤嘤……”

    “对啊!爹爹都不爱我们……”千思也跟着哭了起来。

    “额……”某男某女脸上n条黑线挂下……

    ***

    李芷歌在厨房内忙地热火朝天,看着轩辕佑宸和一双儿女在一旁聊天,嘴角勾起一抹欣喜地浅笑,这两个孩子总是神神秘秘地跟着银面出去,肯定是帮忙唤醒他,不然怎么感情如此之深呢!

    “爹爹,这是我的琴,漂亮吗?”千思指了指她的宝贝,撒娇地扑入轩辕佑宸怀中,看着如此英俊的爹爹,睡觉都忍不住会笑。

    “恩,漂亮!”轩辕佑宸伸指勾起琴弦,脑海中回想起教李芷歌弹指法宫商角徵羽的画面,忍俊不禁,这画面历历在目。

    “爹爹,你看我的小乌龟!”万念扯了扯轩辕佑宸的大手,撒娇道:“这可是我亲自抓的,快来看!”

    “好!”轩辕佑宸起身,看着窗口的一个小鱼缸,两只小乌龟探头探脑地在里面爬行,“万念真厉害,都会抓小乌龟了!”他伸手抚摸着万念的脑袋,夸赞道。

    “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吗?”万念忽然朝轩辕佑宸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纤长的睫毛倒是让人有些几丝愣神,和自己竟然有那么几分相似。

    “叫什么?”轩辕佑宸大掌抚摸着万念粉嫩嫩的脸颊,一双凤眸充满了浓浓的父爱。

    “本来我给他们取了个名字叫爹地妈咪。”万念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一本正经地说道,“可以后来娘亲说那个不好,所以就改了!”

    爹地妈咪……轩辕佑宸一脸黑线……

    “这个……叫爹地1号!”万念指了指黑色一动不动的小乌龟道,继而凝着另一个青色的道:“还有这个叫……爹地2号!”

    “额……”某男再次黑线加黑线。

    ***

    “出去洗手,开饭了!”李芷歌将饭菜端上了桌,看着这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轩辕佑宸回想起李芷歌第一次下厨,在宸王府的vip厨房里闹腾得姚师傅差点吐血……

    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两声,轩辕佑宸伸手正欲去拿身前的鸡腿,却被猛然含住:“爹爹,不许偷吃!赶紧洗手,吃饭!”

    “额……”轩辕佑宸一脸黑线,这两个萌娃,看来时常被如此教训啊!

    “你,去洗手!不洗手不准吃饭!”李芷歌纤纤玉手指着轩辕佑宸一脸严肃道。

    轩辕佑宸缓缓起身,向外走去,“好好,洗手!”

    “娘亲,我要吃这个!”千思指了指前面丰盛的菜肴,软糯的声音让人不由地浑身酥麻:“还有这个!这个!这个!我全部都要!”

    万念扒着嘴里的饭,瞥了眼千思碗里盛满的菜,傲娇道:“你个吃货!”

    “恩,跟你们娘一样!”轩辕佑宸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一边接过话茬。

    李芷歌不由地脸色一黑,怒色道:“轩辕佑宸,你说什么?”

    “没有啊?我什么都没说啊

    !”轩辕佑宸佯装无辜,朝着一旁暗笑的万念眨了眨眼睛。

    “对啊,爹爹刚才一直在吃饭,什么话都没说!”万念开始帮腔,神色认真而严肃,得,又是一奥斯卡小影帝诞生了。

    “吃货多好,能吃是福啊!”轩辕佑宸不怕死突然冒出一句,李芷歌那凌厉的眼神简直能杀他。

    万念瞥了眼正吃得不亦乐乎的千思,冷不防冒出一句:“能吃那是猪!”

    “噗——”千思猛然呛了一声,饭喷了一桌,众人黑线。

    “说过多少次了,吃饭不能说话!”李芷歌尖利的声音从屋内传来,昏黄的灯光却极是柔和。

    ……

    ***

    两个小娃娃坐在棋盘旁相爱相杀,黑子白子你来我往,实在是精彩极了!

    “娘亲,这个怎么下啊?”千思拿起一颗白子,寻思了许久,终于开口找帮手了。

    “哼,你怎么每次都这样,不公平!”万念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不满道,环视四周,灵机一动,挥手朝轩辕佑宸招手道:“爹爹,快过来,帮忙帮忙!”

    李芷歌瞧了瞧,玉指落下,黑子瞬间被围,死了不少!

    “哇塞,这么厉害!爹爹,怎么办啊?”万念一时急的直跳脚,转眸望向轩辕佑宸求救。

    犀利的凤眸透着几丝狡黠,点拨道:“这里!”

    万念乖乖地将黑子下在了中间,一时间黑云遮天蔽日,白子死伤惨重。

    万念呵呵直笑,伸手激动地与轩辕佑宸击掌,一副旗开得胜的表情。

    “嘚瑟!”千思撇着嘴不满道,甜糯道:“娘亲,我们杀回去!”

    “好!”李芷歌捻起一颗白子,扫了眼优雅淡笑的轩辕佑宸,这厮竟然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脸莫名地有些红,一番思量,落子无声。

    “哇哦!爹爹好厉害!赢喽,赢喽……”万念高兴地一蹦三尺高。

    “哼!”千思不满,水眸满是不悦道:“娘亲,你太不给力了!”

    “爹爹给力!给力!真给力!”万念在一旁拍马屁,却不知这一句话其实很黄很暴力,汗……

    ***

    夜深人静。

    “好了,该睡觉了!”李芷歌替两个孩子掖好的被褥,吹灭灯火,起身往床榻上走去。

    身形却已经被一道白影带到了床榻上,他灼热的唇猛然封住了李芷歌的唇,他的大手急不可耐地抚上她玲珑的身躯之上,他快速地解开她的腰带,外衫落下,他的吻激烈的好似鼓点,让李芷歌有些喘不过气来

    。

    他恋恋不舍地咬了咬她的耳珠,在她耳畔轻轻宣判道,“我好想你……”

    李芷歌的外衫被她褪尽扔在了一侧,他将她放在床榻之上,迅速起身褪下自己的衣衫。

    李芷歌娇羞地望着他裸露的胸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皎洁的月光笼罩下,他修长白皙的身躯清美如仙,却也妖娆如魔。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烛光勾勒出他完美的线条,修长、道劲、匀称、蛊惑。

    他俯身正欲继续亲吻着他的至爱妻子……

    猛然抬头,锦被的上方露出的是两双眼睛,清澈见底的黑,极是专注地望着他们,带着一丝好奇和研判。

    轩辕佑宸吓了一跳,脸色顿时一沉,完全没想到这两尊大佛怎么会在这里?

    “娘亲,万念也要亲亲!”万念和千思从被子堆里爬下来,学着轩辕佑宸的样子去亲李芷歌。

    轩辕佑宸俊脸一片隐晦,这是什么情况?

    李芷歌凝着轩辕佑宸凌厉的眸光,无奈笑了笑,“宝贝们,天色很晚了,要睡觉喽!”

    “我们要和娘亲一起睡!”千思撒娇地靠在李芷歌怀中,万念也跟着挤在了另一边。轩辕佑宸竟然硬生生地被挤下床,不禁抚额叹息,这又是什么情况?

    他随即地拎起一旁的衣衫,眸间尽是不悦,端坐在一旁等着这两尊大佛睡去。

    李芷歌抚摸着两个孩子,清眸带着淡淡的幸福,之前他们都是和自己睡的,突然要他们一个人睡肯定不习惯。

    “娘亲,你为什么要和爹爹睡觉?”千思忽然冒出一句,让李芷歌脸色黑得不行!

    “你不要我们了吗?”万念继续补刀,真是让李芷歌一阵吐血。

    “因为……你们爹爹没地方睡觉啊!”李芷歌笑呵呵地说道,扫了眼一旁满是邪恶眸光的某男,这家伙怎么如此不安生!

    “那让爹爹睡我们的床!”千思指了指前方他们的小床道。

    “不行,爹爹那么高,你们的床太小了!”李芷歌柔声安慰道:“你们都已经是大孩子了,要学会独立,以后呢就要自己一个人睡,好不好?”

    “那爹爹不是更大吗?为什么还不独立!”万念再次补刀,轩辕佑宸的脸色一阵漆黑,这小娃娃怎么如此多的歪理?

    “夜深了,你们该睡觉了!”轩辕佑宸不温不火地道出一句。

    可是两个小屁孩根本不理他,继续缩在娘亲的怀里,聊着十万个为什么的话题。

    李芷歌凝了眼欲求不满的某男,轻声垂首道:“你们乖乖睡觉,比赛谁先睡着好不好。那赢得那个呢,明天就有大大的奖励!”

    “什么奖励?”万念激动地探出小脑袋。

    “这个嘛,明天就知道了!”李芷歌侧首凝了眼正昏昏欲睡的千思,笑道:“你看妹妹要睡着了喽,赶紧加油睡觉,眼睛闭起来

    !”

    “恩!”万念轻轻点了点头,整备入睡。

    轩辕佑宸一脸漆黑坐在一侧的桌案上,等着这两个小娃娃睡觉,只感觉时间好似凝滞了一般,如此的漫长,好似一生……

    “睡着了吗?”轩辕佑宸起身,快步走来,看到李芷歌身侧两个孩子均匀的呼吸声,连忙将熟睡着的千思抱到了一侧小床上。

    正欲抱另一尊大佛,却忽然听到一句:“娘亲,我睡不着!”

    “额——”某男立即黑线,这个小夜猫子……

    “娘亲,他们都说爹爹是战神,什么是战神啊?为什么爹爹是战神?”万念睡眼惺忪地问道,继而眸光闪着几丝激动,爬起身来,激动地比划了几下,“是不是爹爹的武功很厉害,唰唰唰就能把人打趴下?”

    轩辕佑宸轩眉微微挑了挑,这小家伙倒是挺关心自己的嘛!

    “对啊!爹爹的功夫是最厉害的,所以才是战神啊!万念要好好学武,将来也能成为爹爹那样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李芷歌伸手拂过儿子额头上凌乱的刘海,温柔地笑道。

    听到妻儿如此夸赞自己轩辕佑宸的心底好似有那么几分得意,只不过这长夜漫漫,他这是要虚度*不成?

    “宝贝,如果你乖乖睡觉呢,明天就让爹爹教你功夫好不好?”李芷歌清眸含笑着说道,继而在万念的脸上亲了一口。

    “真的,太好了!”万念激动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屁颠屁颠跑到了轩辕佑宸跟前,明亮的眼眸眨了眨,“爹爹,咱们拉勾好不好?”

    轩辕佑宸本来有些不悦,不过看到儿子如此可爱的模样,气也散了一大半,伸手勾起他的小手指,“好!你那感觉乖乖睡觉!”

    “再盖个章!”万念得意地摇了摇他的大拇指。

    “好!”轩辕佑宸轻笑道,一把将万念搂入怀中,灵巧地一翻手腕,指尖如飞,已经点到了他的睡穴上。

    “你做什么?”李芷歌心中一跳,连忙下床,跑了过来。

    看到已经熟睡的万念,满是疑惑。

    轩辕佑宸邪魅一笑,道:“我只是帮助这小子睡觉而已!”他笑眯眯地将万念抱上了他的小木床。

    两个小宝贝都睡着了!

    他回身望着坐在床榻上的李芷歌,唇角绽开一抹璀璨的坏笑。

    这下终于可以为所欲为了!

    李芷歌慵懒地斜倚在床畔上,身上只披着一件素色的内衫,柔顺的头发如瀑布般服帖地披散在身后,皎洁地月光透过帐幔,映照在她清美的娇颜,宛如镀了层薄雾似的光辉。

    如梦似幻,如仙如神。

    她眼帘低垂,听到孩子均匀的呼吸声,睫毛如羽蝶般轻颤了颤。

    紧接着便觉得一阵风吹到了床上,微微抬首,却见前方两道炽热的眸光正烧灼着她

    。她的眸光望进他那双漆黑的眸中,深不见底,满漾着浓浓的温柔和灼亮。

    “芷歌……万千思念……于你……”他温柔地唤她,伸手将她的纤纤玉手握在掌心,眼睫一弯,唇角的弧度轻扬,稍一用力,瑟瑟的身躯便落入他温暖的怀里。她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在她脖颈后吹拂,惹得她身子一阵颤抖。

    滑落在他的怀里,瞬间被他高大的身躯所淹没。她的手抵着他坚硬光滑的胸膛,从他的肌肤上隐隐地散发着炙热的触感,温暖灼热,烫的她几乎无所适从。

    似乎,他就是一团火。

    灼热的肌肤,灼热的呼吸,烧灼得她脑子晕乎乎一团,什么都没有办法思考。

    他火热的手掌,紧紧地握着她的腰,似乎是要将她狠狠揉碎在他的怀里……

    “我爱你!生生世世……”

    番外2:南宫让vs流云郡主:欢喜冤家

    都说女追男隔重纱,男追女隔重山,南宫让很是郁闷地躺在草地上,瞧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枯草,仰望着头顶这湛蓝湛蓝的天空,无奈感叹。

    这山怎么就特么牢,打了整整三年也打不穿呢!

    “喂,你发什么呆?”南宫让侧首,凝了眼身侧的紫霄,这家伙自从当上了世子整个气势就变了,高贵,优雅,沉静……

    “我在想主上的身子怎么样了。”紫霄一脸担忧的表情,自从上次在神医谷看到主上昏迷不醒的模样,他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他的男神啊,怎么会变成那样!

    幸而有毒王鬼医和神医圣手联手医治,这才保住了主上的性命,而且据说不日便可苏醒。他实在是太期待这一天了,自从上次玉龙山一别,已经三年整了,他好想念大家!

    子玉,子墨,赤云,青衣,蓝茗,陈伯……

    “哎呀,不会有事的!你没听那两个老头说吗,说不定人家轩辕佑宸早就醒了呢!”南宫让劝慰道,继而神色一凝,灵光一想,得意的打了一个响指。

    “不如咱们一起去看看他们?”南宫让眉毛挑了挑,既然狡猾笑道:“不过,要把流云一起带走,否则我面子往哪里放?”

    紫霄蹙眉,这个家伙,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吧?

    “流云这些日子都待在王府里不出来,你是急了吧?”紫霄翻了个白眼道,真是没有想到她的妹妹竟然有能耐,连混世魔王都给降服了。

    这几年他待在临安城,可是规规矩矩的什么都没干,因为流云说了,只要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传到她耳朵了,这辈子他就休想娶到她!

    这一招,真是绝了!

    偏偏南宫让这厮受用!

    “怎么样,行,还是不行?”南宫让吐掉了口中的枯草,一个敏捷地跃身,拍了拍紫霄的肩,最后问道。

    “行!”紫霄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枯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