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七年之痒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车厢后座很窄,谢必诚个子高大,坐下来之后剩余的空间就更窄小了。

    看到文绿竹扑过来,谢必诚下意识的动作就是一只手伸出来迎,一只手放在车顶,避免文绿竹的脑袋磕在车顶上。

    文绿竹也知道车厢不大,所以无惊无险地扑到了谢必诚的怀中。

    谢必诚将人搂过来,脸色更黑了,“送我头顶一片绿油油是什么意思?”

    文绿竹抬眸看向谢必诚,“你敢找女人,我就敢找男人。你别以为只有你才洁癖,我也洁癖,绝对不和别的女人共用你。”

    谢必诚望着生机勃勃的文绿竹,心中微微掀起久违的波澜,他凝视着她,“别无理取闹,自从和你在一起之后,我并没有和哪个女人睡过。”

    “你说我无理取闹?”文绿竹心头火气,“你自己跟年轻的小姑娘勾三搭四,被我亲眼看见了,还说我无理取闹?”

    “你并不在意。”谢必诚还是那句话。

    他在意的反应,她一点儿也没有。

    文绿竹心中泛起冷意,认真地看向谢必诚。

    她嫁给他七年了,为他生了五个孩子,可是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清晰地感觉到,她不了解他。

    她对他,倾其所有的付出,现在还要加上尊严吗?

    可是要她不顾尊严,在大庭广众之下那样闹,她做不到。

    “我要找一个男人接吻,然后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和那个男人大打出手吗?”她微微抬起下巴,大大的杏眼微眯,定定地看向他。

    爱上一个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还要为爱付出尊严。

    她理解的爱情是互相爱慕,互相陪伴,互相扶持,并非互相践踏彼此的尊严来告诉世人,彼此有多相爱。

    谢必诚薄唇微抿,丹凤眼中闪过怒意,“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一顿,决定还是解释清楚,“你可以走过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或者你只是走过来——”

    走过来,做出不高兴的神情,让他知道。

    “过去你根本不会让这样容易叫人误会的场景出现在我眼前,我以为这就代表了你的态度。”文绿竹激动地打断了谢必诚的话。

    谢必诚沉默下来,他回想了一下过去,的确,他压根懒得想这方面的问题,懒得看一个女人一眼。

    现在,的确不同了。

    他有些疲惫了,所以他迫切地想要做点什么,或者证实些什么。

    看着谢必诚的沉默,文绿竹心中一痛,垂下眼眸,“如果要分开,我只有一个要求,孩子归我……你才四十一,你还会有孩子……”最后一句话,她说得异常晦涩,几乎说不下去。

    她没有信心挽回,对近几个月的生活,也有些厌倦了。

    生活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和最亲密那个人,也不该走到这一步的。

    谢必诚凝视着文绿竹,让自己冷静下来才开口,“我没有换一个妻子的打算,也没有和别的女人生孩子的打算。”或许疲惫,或许厌倦,可是在他心目中,家庭的配置,绝对不会改变。

    文绿竹抬眸,愤怒几乎燃烧起来,“所以你这是要求我让你包养小三小四小五吗?你太无耻了!谢必诚我告诉你,我宁愿离婚。不然你就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