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凤九小时候不学术,斗鸡摸鱼、翻墙爬树之类的事没少干过,因常去捉灰狼弟弟,私闯民宅之事是屡犯。[热门Remenxs.coM( [抓^机^^屋 但连她自己也没想过,有一天她会去私闯太晨宫。

    不过太晨宫并不好闯,方翻墙而入,便有数位仙伯不知从何处冒出,一见闯宫者是她,都愣了一愣,恭顺客气地将她请入会客的玉合殿,着了仙官去通传,又着了仙娥将鲜果好茶齐捧到她跟前供上。宫中看上去井井有条,凤九来路上如兔子打鼓的一颗心稍稍安定,只手还止不住地抖,脑中一派昏昏然。

    她等了半盏茶,听到殿门外脚步声起,赶紧站起来,入殿的却是谢孤栦叶青缇二位,他二人倒是规规矩矩走了正门,被守门的仙童一层一层通报请了进来,众仙娥又是一通奉茶。

    三人俱静坐而候,再是半盏茶,凤九等得越发心沉,直要起身去闯东华的寝殿,却见殿门口终于晃过一片白色的衣角。

    掌案仙官重霖仙者不急不缓踱步进来,目光自谢叶二人面上扫过,略一蹙眉,语声中却含着嘲讽,向凤九道:“殿下惯有仁心,这个时辰来闯太晨宫,可是因前几日太晨宫幽了青缇仙者,殿下来为青缇仙者出头了?”

    凤九的目光定在他面上,只道:“东华呢?”

    重霖仙者今日不如往日般恭肃,眉蹙得深道:“帝君他近日不大康健,在寝殿修养。”

    目光瞟向叶青缇,又转回头道:“帝君他确然令青缇仙者发誓为仙一日便不得与殿下再见,容小仙揣测,殿下也是因此来太晨宫找帝君讨说法罢。

    但依小仙看,青缇仙者并未将此誓当作个什么,既然二位并未因此誓而当真不能再见,还请殿下不要怪罪帝君。其实,当年青缇仙者以凡人之身故去后,殿下重情,自称青缇仙者的未亡人为仙者守孝两百多载,小仙们皆看在眼中,自然,帝君也是看在眼中。九天皆道帝君是清正匹的仙尊,但帝君到底什么样,殿下不可能不知。令青缇仙者发下此誓,不过是因帝君他……”

    话到此处,九天之上忽有天雷声动,重霖兀然闭口,奔至殿门,脸色一时煞白。雷声一重滚着一重,似重锤落下,要敲裂九天,殿外原本和煦的天色竟在瞬间变得漆黑,雷声轰鸣中,天幕上露出闪烁的星子,忽然一颗接一颗急速坠落。

    叶青缇道:“此……是何兆?”

    谢孤栦皱眉不语。

    凤九突然道:“我要见东华,你让我见他。”

    重霖脸上现出惨然,却勉强出镇定神色:“帝君他着实需静养,方才之事,小仙也尽同殿下解释了,殿下若还有什么旁的怨言,尽可告知小仙,小仙定一句不漏转与帝君。”咬咬牙,又道,“殿下放心,只要是殿下所愿,小仙想,帝君定所不依,便是要以命相抵……”话到此处却蓦然红了眼眶,似终于支撑不住道,“殿下还要帝君他如何?小仙斗胆问一句,殿下还要帝君他如何?”

    眼泪从凤九脸上落下来:“重霖,你同我说实话,他究竟怎么了?”

    须臾静寂,重霖仙者抬头:“小仙给殿下讲个故事吧。不过,这个故事很长,殿下想从哪里听起?”又自问自答道,“不妨,就从青之魔君燕池悟将帝君带去见魔族的姬蘅开始讲罢。”

    说他们成亲宴的前夜,燕池悟为姬蘅来找帝君,倒确因姬蘅她命悬一线。

    姬蘅五百年前于白水山救闽酥时身中秋水毒,当年帝君助他们私奔至梵音谷,也是因梵音谷不受红尘浊气所污,正可克制姬蘅身上的秋水毒。

    因姬蘅之父乃帝君曾经的属官,临死前将她托付给帝君,帝君难对姬蘅多加照拂,却不过是因他父亲之义。尽管帝君对姬蘅意,晓得她的心思后是冷淡相对,然姬蘅对帝君的执念却深。

    当帝君要在碧海苍灵为凤九补办成亲宴的消息传遍八荒后,姬蘅心伤难抑,求彼时照料陪伴在她身旁的燕池悟将她带出了梵音谷。

    出谷后姬蘅偷偷跑去了白水山,自甘成为白水山众毒物的盘中之餐。

    待燕池悟寻到她时,她已近油尽灯枯,求燕池悟将帝君带到她面前,容她见上后一面,且自言要死在帝君成婚当日,令他永生不能忘记她。但她也怕帝君冷情冷心,即便她濒临死地帝君也未必发此善心,真能随燕池悟前来。因而,她将她父亲的龙爪交给了燕池悟,告诉燕池悟,若帝君不愿前来,便将此龙爪给他看。

    姬蘅的父亲孟昊神君同帝君的情谊很深,是帝君座下一员悍将,洪荒时代与帝君在战场上并肩御敌时,曾为护着帝君而失掉了一只左臂。孟昊神君是尾蛟龙,那只左臂是一只龙爪。那一战乃是与魔族而战,魔族得了孟昊的龙爪,欲以十道苍雷击而毁之,以辱神族能。帝君手执苍何,只身犯入魔族夺回龙爪,封入一块白琉璃还给孟昊,且郑重许诺,此琉璃牌便是他欠孟昊的情分,琉璃牌在孟昊手中一日,他有何需,他赴死不辞。

    此是重诺。

    真心之诺只许真心君子,孟昊神君乃真君子,虽手执琉璃牌数十万年,却未求过帝君一言,只在临死前请帝君照拂他的女儿姬蘅。孟昊神君也是真英雄,但这位英雄后的时光却落魄,临死前方与姬蘅相认,且身别物,唯有一块琉璃牌,便将它权做遗物留与姬蘅。却不知姬蘅从哪里探知,晓得了此琉璃牌上承着帝君的一句重诺。

    生死门前,姬蘅哭着向帝君诉说衷情,言既不能侍在帝君身侧,活在世上又有何意义,又言凤九定不如她爱帝君,她为帝君甘愿赴死,天上天下有几人能做到,求帝君怜她,便是她死,只要帝君答应她,心中会为她留上一席之地,她便瞑目了。

    姬蘅死前如此陈情,自觉便是石头也该动容了,奈何帝君平生恨人百般痴缠,以死相胁,她如此这般正是令人厌恶,因而她一腔赤裸裸的衷情跟前,帝君只蹙眉不言。姬蘅终于崩溃,道帝君连她一个微弱念想也不成,她为帝君搭上一条命,帝君却如此负她。既然她父亲死前将琉璃牌留给她,琉璃牌上有帝君的重诺,今日她便要帝君将她父亲的情分还给她,兑现她一个诺言。

    姬蘅让东华休妻,且发誓将帝后之位空置,永生不娶。

    东华终于道:“你父亲一定想不到你会这样来用本君给他的琉璃牌。”

    看着她满面的泪痕,又道:“琉璃牌上虽有本君的重诺,但许什么诺却由本君说了算。本君自会救你一命,化去你身上之毒,再送你回赤之魔族为你谋一个安稳,算是本君还尽你父亲当年之情。你将琉璃牌还给本君,此后是死是活与本君一概关,本君不想再看到你。”

    姬蘅愕然许久,终号啕大哭。

    秋水毒有慢解和速解两种法子,慢解便如五百年前姬蘅初染秋水毒般,以术法配解毒仙丹先化去些许毒层,稳住毒性,再将她送往梵音谷静住。

    速解便是解毒人将她身上的毒一概渡到自己身上,再自个儿服药服丹苦修解毒。姬蘅此时的毒只能用后者这个法子来解。

    因姬蘅身上的毒撑不了太久,解毒需六七日,再将她送回赤之魔族需一日。( 帝君算好日子,因叠宙之术叠不了碧海苍灵的空间,便提笔写了两封信,令燕池悟前去碧海苍灵,一封带给凤九,一封带给主持亲宴的凤九她娘和重霖。信中大致条列了事情的原委,写给重霖和凤九她娘的还特地缜密地出了主意,道不用和赴宴仙者们提及推迟亲宴,倒显得他们这个亲宴儿戏,就说碧海苍灵的规矩是先将众仙请来游玩七八日,这七八日间在石宫中开正宴,供持帖的仙者们宴饮,再在碧海苍灵入口处开流水宴,赐给未得玉帖的小仙们,八日后等他回来了再开盛宴。

    此番安排,不可谓不尽心。但这封尽心的信,却未能按时送到碧海苍灵。

    重霖突然道:“听说殿下已知晓帝君改了您的记忆。那么,殿下可知,帝君为何要改您的记忆?恕小臣斗胆一猜,知晓帝君改了您的记忆,殿下定然十分愤怒罢,大约想过帝君太过为所欲为或不尊重您之类,也想过再不原谅帝君、与帝君桥归桥路归路之类?啊不,殿下不是只想一想罢了,殿下已经这么做了。”叹息一声道,“殿下在太晨宫当灵狐时,小臣便陪在殿下身旁,殿下的性子小臣也算摸得五分明白。但,殿下想过没有,也许帝君他是有难言苦衷?”

    许久,苦笑道:“帝君他,曾探问过天命,天命说帝君同殿下,你们其实并缘分。帝君知道,倘不改殿下的记忆,要与殿下重归于好,怕是不大可能。天命如此判定,帝君只是用他的法子护着这段缘罢了,也许他没有用对法子,但着实很尽力是不是?只是,有谁能与天命相争?”

    凤九脸色苍白,旧泪痕上又覆泪痕,紧紧咬着嘴唇。

    天命说他二人缘薄,便果然缘薄。

    燕池悟揣着东华的两封信急急赶往碧海苍灵,没承想却在半路偶遇宿敌,一番恶战,小燕在后关头惜败,倒在今我山中,被今我山山神捡了回去,一昏就是数月。

    东华在送姬蘅回了赤之魔族后,待重霖奉凤九之令前来找他时,方知当日的两封信并未送达,急切赶回青丘,方行至赤之魔族边界,却感知到天地大动。妙义慧明境在三百年前的那次调伏后,竟又要崩塌了。

    挑在此时崩塌,果是天命。

    殿中仅有几颗明珠的微光,重霖缓缓道出妙义慧明境为何物,又道:

    “五百年前妙义慧明境已呈过一次崩塌之相,帝君耗半身仙力将其调伏,而后沉睡百年。那时候,不是有传闻帝君为参透人生八苦,自请下界历劫吗?帝君那样的性子,怎可能突发奇想去参什么凡界的凡人之苦,太晨宫放出这个传闻,不过为遮掩帝君沉睡之事罢了。帝君自这场沉睡中醒来后,便一直在做彻底净化妙义慧明境的准备。妙义慧明境积攒了几十万年的三毒浊息,便是帝君,也难以轻易将其净化,须耗上他毕生仙力和至少一半的仙元。原本帝君这样的尊神,只要留得一星半点仙元,沉睡数十万年,天地再换之时,还是能重回仙界。妙义慧明境既选在此刻崩塌,对帝君好的法子,便是此番将它彻底净化,留得五分仙元,步入数十万年沉睡。”

    骇人的寂静中,重霖轻声道:“但帝君却派我赶回三十六天,去青云殿取连心镜。连心镜是调伏妙义慧明境的圣物。存亡之际,帝君的决定竟不是净化妙义慧明境,而是再次调伏它。殿下可知,帝君为何这样选,帝君它选了这条路,有什么后果?”

    玉合殿中人声,唯余重霖轻叹:“调伏妙义慧明境,须耗帝君半身仙力,原本沉睡一百年也该修得回来,但帝君彼时引了姬蘅的秋水毒到自己身上,秋水毒绵延在仙者的仙元之中,中了秋水毒的仙者,若要将失去的仙力修回,所耗的时间至少是平日的五倍,但妙义慧明境调伏一次,不过能得两三百年平稳罢了,根本没有足够时间容帝君将调伏所耗的仙力修回来,待妙义慧明境再次崩塌之时,他只能以所剩仙力及部仙元相抗,等着帝君的路……”重霖仰头望天,未能将后半句说下去,转而道,“帝君比小臣高明不知多少,焉能不知这两条路孰优孰劣,本能择了调伏一途,不过是,不过是不能混沌重生君临异界/23488/忍受几十万年后天地再换之时重回仙界,见不着殿下罢了,帝君担忧殿下没有他护着过不了升上仙上神的劫数,根本活不到那个时候。与其如此,不如他去羽化,还能在羽化前与殿下有几百年痛时光。却哪知,却哪知……”重霖声带哽咽:“哪知殿下一消失便是两百年。”

    嘴唇已被咬出血痕,凤九倏然不知。

    重霖却咄咄相逼:“殿下可知,帝君这两百年是如何过的?殿下想必终于明白,为何帝君宁肯以权谋私封锁瑶池,也要逼殿下一见了罢,不过是因,那是此生后一面罢了。但诸多误会,如今却是不可说也不能说,因帝君怕殿下负疚。帝君他……当初连净化妙义慧明境后带你一同沉睡都想过的,如今却能想到他羽化后,殿下你的日子却还长,不愿你永生负疚,殿下可知,可知这有多难?而琉璃阁中,帝君说他这两百年过得很不好时,殿下你又同他说了什么?”

    她怎么会不记得她同他说了什么。

    你给我的这些……我都不要,其实你不用给我这些,我们也算两清了。

    手意识地拽上胸口,眼泪却再也流不下来。

    谢孤栦道:“重霖大人,够了。”

    重霖像失了力气,木然从袖中取出一方锦帕,放到凤九手中,锦帕摊开,是东华曾赠给她的琉璃戒,戒面上的凤羽花朱红中带着一点赤金,灿若朝霞。

    重霖低声道:“帝君原本命小臣在他羽化后再将此物给殿下,但,”苦笑一声道,“今日小臣所说所做,其实条条都违了帝君的令,也不在意这一条了。帝君说当初赠给殿下的天罡罩将随他羽化而湮灭,怕不能再护着你,将这枚琉璃戒留给殿下,此戒乃帝君拿他的半心做成,即便他不在了也不会消失,会永远护着殿下。”

    半心。回忆一时如潮水般涌入脑海。她恍惚记得那是他们初入阿兰若之梦,她记忆正当混乱时,他骗她说从前他不对的那些地方她都原谅了他,因为他给她下跪了。她说了什么来着?

    “帝君你肯定不只给我跪了吧?虽然我不大记得了,但你肯定还干了其他加丢脸的事情吧?”

    “不要因为我记不住就随便唬我,跪一跪就能让我回心转意真是太小看我了,我才不相信。”

    他是怎么回答的?

    “倘若要你想得通,那要怎么做,小白?”

    她又说了什么?

    “剖心,我听说剖心为证才能证明一个人待另一个人的情义……因剖心即死,以死明志,此志不可谓不重,才不可不信。”

    喉头忽涌上一口甜腥,她用力地吞咽,声音哑得不成样子:“他不能就这样去羽化,重霖,我还有很多话没有同他说,我得见他一面,我……”

    重霖神色悲哀道:“来不及了。殿下难道没有看到这漫天的陨星吗?”

    殿外九天星辰确已陨落泰半。

    她踉跄半步,未及谢孤栦去扶却自己撑住,眼眶发红,明明说句话都力,但每句话都说得清楚,几乎咬牙切齿:“什么来不及,天崩地裂同我有什么干系?你不是说当初他连沉睡几十万年都计划着让我相陪吗?此时他要去赴死,不是该想让我陪着他?什么我的日子还长,想要我活得好,他才不希望我活得好,他心中一定巴不得我陪他去死。”

    她终于再次哭出来,像个耍赖的孩子:“他要是不这么想,我和他没完。

    天命说我们没有相聚之缘,死在一起的缘分总是有的吧!”

    谢孤栦在凤九的哭声中逼近一步向重霖道:“便是净化妙义慧明境,总该有个净化之所,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