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章 林美人的故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如既往的,叶岑欢答应了谢伊柔周末看电影的邀约。

    看到了谢伊柔旁边站着的林美姗,叶岑欢已经不再感到意外。

    三个人一起在商场楼下的咖啡饮品r的藤编椅子上坐着喝东西的时候,叶岑欢突然笑着说:“好像你们还没有和桃子见过面吧,前段时间她比较忙,我就没有提,下次我把她带给你们见见吧,四个人一起聚也比较热闹些。”

    谢伊柔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了林美姗,林美姗只是低头喝了一口柠檬水,抬头:“好啊,挺久没见桃子了,不知道有什么变化,我记得她以前挺文静的,不怎么爱说话的样子。”

    “嗯,她比较认生,多聚聚就放开了。”神色温柔,披在肩上的卷发更让整个人变的柔美,充满了女人味。

    林美姗愣愣的看着面前这个眉眼中都是柔情的叶岑欢,剪裁得体的露肩上衣和收腰西裤,脸上画了眉和淡淡的唇彩,嘴角有淡淡的弧度,不一样了,变得不像叶岑欢,也许说,和林美姗一直执着的人,似乎不是同一个了。

    记忆中的叶岑欢,是冷清的,憎恶分明,执着得偏向于固执的人,亲密时的温柔,但那也仅限于亲密时,林美珊曾经在远处看到过叶岑欢独处时的神情,看着手里的书或者盯着一个东西仔细研究,而看向人时却是孤傲冷漠的,面无表情的冷眼看着,看见走进的自己,就像是石上生出了花,笑了。

    林美珊曾经不止一次在心里泛出了蜜,这种百般温柔只为你的感觉。

    现在的叶岑欢,对谁都是温和的,和人对视的时候都是面色柔和带有笑意的,不热烈,也不显虚假,为什么改变?是因为生活经历,还是——某个人?

    看完电影,已经是傍晚,一出电影院,谢伊柔就接起了一个电话,交谈了一会儿挂了电话就转过头对林美珊和叶岑欢说:“姐,我这儿同学找我有事儿,好像有点急,我就先走了哈,你和美姗姐先逛。”

    说完,有看向林美珊:“美姗姐,我先走喽。”还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就欢快的迈着步子走了,混在同样出影厅下商场的人群里,消失不见。

    没人知道,转过身的那一瞬间,脸上的笑容撤离,看着前方,面无表情的下楼。

    林美珊看着谢伊柔的身影迅速的消失不见,皱了皱眉,从心底生出一点烦躁。

    自作主张的离开,好像约她就是为了利用她一样,然而这次并不是。

    林美珊看着谢伊柔消失的方向在思索一些事情,叶岑欢突然开口:“美姗,我觉得我们应该谈一下。”

    林美珊转头,真好撞上叶岑欢的目光:冷静,没有闪躲,严肃,没有笑容。

    让人觉得害怕。

    两人沉默的并肩走出影城,在楼下商场随意找了家咖啡店,各点了一杯摩卡。

    坐在窗户边,看出去正是广场以及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的时尚男女,叶岑欢看着对面这个曾经很亲密的人,从略带羞涩的小女生,到现在美丽独立的知性女人,一直让人欣赏的就是: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

    “美姗,恭喜你,做到了很多你以前想要做到的事情。”

    林美姗端起咖啡小啜了一口,苦笑:“可是我也失去了一些东西,不是吗?”

    “有所取必有所舍,循序渐进的取舍,一步步得到你想要的,我不觉得你会后悔你的取舍。”

    “欢欢,你还是那么爱讲大道理。”

    林美姗看着叶岑欢的眼睛,叶岑欢的眼睛很透彻,很淡然,似乎对自己说出的话从来没有疑惑一样——然而,确实说对了。

    “可是我还想靠我的努力与取舍,再得回失去的东西。”

    “失去的东西再回来,也不是你原本想要的样子了。”指腹在杯托边缘上轻轻摩擦,叶岑欢又说道:“也有可能在失去的时候,它已经易主了。”

    一只手急切的盖在叶岑欢放在桌上的手,虎口相交,握住了叶岑欢的大拇指:“欢欢,你知道我的意思的。”

    林美姗的手心有点汗湿,不知道是这些年和杨桃相处感染了她的洁癖还是怎样,叶岑欢对于手背上的这种湿热的触感有点反感,无声的把手抽了出来。

    “你还是叫我岑欢比较好。”抽出的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以为你知道我现在已经有爱人了。”

    “可......”可是明明是我先遇见你,先爱上你,先和你在一起的,你明明是爱我的。

    手里落空的感觉,伸出去的手无论收不收回来,都是一种尴尬。

    这种尴尬慢慢变成了一种难过。有些事情不提便岁月静好,一旦有个缺口,情绪便奔涌而出,难过就这样涌了出来,无法挡的红了眼眶。

    “岑欢,你还没有原谅我吗?”眼睛酸涩,有多少年没有哭过了?就像是突然回到了多年前大学附近的那个冷饮店里,自己哭得情绪崩溃,对面的人却冷静自矜,只是,现在的叶岑欢没有故意释放冷漠。

    “我也不想的,你知道我那几年有多艰难吗?爸爸妈妈每次打电话让我不要读书了让我出去打工,连那个厂都给我找好了,从大一下学期开始,学费都是我自己交的他们还要逼我,你没有尝试过那种重压你根本不知道。每一次来电都是一个噩梦!”

    “大二的时候她们来学校找我,第一句话就是让我去办退学,就这样把我从宿舍拉下来,那么多人看着,没有人帮我,那么难堪,甚至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我只是想要活的轻松一点,有人疼,有人爱,我也需要钱。我想要过上好生活,明明钱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我却过得那么绝望......”

    “......”

    难怪曾经几次接了一个电话,她情绪就要低落烦躁好久;难怪她节假日都不回家;也难怪她的兼职总是不停歇......为什么不找自己?呼之欲出的答案:年轻好强的林美姗怎么会对自己说她的难处。

    那句‘你可以找我,我会帮你’哽在了喉咙,几番难言,叶岑欢终究还是把那句话吞了下去,现在再说这些话不合时宜也不具有任何作用。

    林美姗的眼妆花了,花的彻底。

    叶岑欢不由得放柔了声音,握住了林美姗一直没有收回去的手:“美姗,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只是接受不了欺骗。

    之前抽走的手又覆了回来,猛的又是一股热泪,林美姗紧握着叶岑欢的手,突然低下头抵着两人交握的手,难抑的低声哭了起来。

    长卷发披散开,叶岑欢看不见林美姗的表情,只是有越来越多的热泪沾湿了手。

    有闷闷的声音从头发中传出。

    “岑欢,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看着埋着头的林美姗,卷曲的长发散在桌上,也像一个保护壳,知道林美姗的性格,所以心疼。

    只是......

    “我们已经重新开始了。我把你当一个很熟悉的老朋友。”

    时不时一点抽泣的声音从卷发中传出,林美珊没有说话,握着叶岑欢的手更紧,额头抵着两人交握的手,闭上眼睛,手中柔软温热的感觉,明明那么近,之前叶岑欢有礼的疏远都没有觉得,却突然在这一瞬间,发现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是一条银河,充斥时光闪烁的银河。

    想起毕业离开x市前叶岑欢说的一句话:美姗,我们的分手和这件事情没多大关系。

    很多问题,下意识的不去想,但其实它就那么明显的摆在那儿。

    林美珊享受被瞩目的感觉,叶岑欢喜静。

    林美珊喜欢出去唱歌喝酒结交朋友,叶岑欢不喜欢和没有共同话题的人待在一起。

    林美珊很小女人看个悲剧小说会哭,有时候的难过还会带到生活中,叶岑欢嫌弃那种没有文笔只有狗血剧情还能出版的小说。

    林美珊喜欢参加活动,去跳去嗨,叶岑欢喜欢和林美珊挨在一起抱在一起的感觉却总是找不到人。

    林美珊过红绿灯,若是一直没有车,会拉着叶岑欢跑过去,叶岑欢不会闯红灯,就算没车。

    ......

    很多很多差异,大到爱好生活习惯,小到说话语调动作。

    就像曾经各自擅长的舞蹈:街舞与名族舞。

    能够结合,但谁也不能否认它们在感官上给予人那不同的格调和感受。

    高二,林美珊终于在学校的节目上表演了街舞,一瞬间,中学无人不知高二三班有个会街舞的漂亮女生,很多人的打听与表白,也认识了同样会跳街舞或者对街舞有兴趣的人,有人开始请林美珊吃东西,送礼物,有人邀请林美珊一起出去唱歌......

    开始接触化妆,把睫毛化成蜈蚣褪,不顺畅的眼线,带有亮粉的唇彩......

    最开始的名列前茅,最后加上才艺分和得奖的加分,才上了和叶岑欢同一个学校......

    大一的才艺表演,又是一炮而红,不只是因为会跳街舞,更多是因为身材和脸,大学和高中的不同,送的早餐包子豆浆变成了蛋糕甜点酸奶,意外的九十九朵玫瑰花,贵重的项链戒指,手机摔坏了第二天就有人拿着新款手机递了过来,心形的玫瑰花混合蜡烛的表白,宿舍楼下的情歌自弹自唱......

    大二上期的一个表演,林美珊只拿了三等奖,追求最厉害的那个男生请林美珊出去唱歌,林美珊带上了叶岑欢,林美珊和她们喝酒对唱情歌,歌曲间修长手指夹着烟在闪光灯下意乱神迷,那个男生说林美珊就是他心中的第一名,微醺的林美珊就着话筒说起了获奖感言,坐在角落的叶岑欢突然站起来抢走了林美珊的话筒仍在沙发上:“美姗,你知道你的舞蹈为什么不是第一名吗?因为内容不符合主题。”

    林美珊早就忘了应该说是不知道自己当时究竟吼了什么,那是两个人的第一次争吵,不欢而散,第二天在宾馆醒来的林美珊很多事情都忘了,放低姿态的和叶岑欢道歉,两人和好。

    而那个时候两人的差异早就无法挽回或者融合。

    认真想来,当时的每一件小事,都是两人越走越远的驱使,只是当时不自知。

    埋在桌上的林美珊终于抬起了头,妆容已经花了,有几丝凌乱的发丝粘在脸上,林美珊放开了叶岑欢的手自己拂开了,然后冲叶岑欢笑了一下。

    很难看的笑。

    在咖啡店直到广场上的灯光亮起,林美珊送叶岑欢回家,直接送到了小区门口,看着叶岑欢解开安全带下车,林美珊突然也下车跟了上去。

    叶岑欢疑惑的回头,林美珊只是摇了摇头:“没事儿。”

    并肩说了几句话,走到了叶岑欢的楼下,林美珊和叶岑欢说了再见,叶岑欢就上了楼,并没有邀请林美珊上楼去坐坐的话,林美珊就站在原地,看着叶岑欢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楼道口......

    好像有一份浓烈的情感被剐走了,带着青春,初恋,浮夸,青涩懵懂一起,消失了。

    退了几步,后面是小区里的一个小公园,在木椅坐下,林美珊突然就流下了泪,像是一个醉酒的疯女人,夜灯初上,阖家团圆吃完饭的时候,在空旷的公园放开的哭了起来。

    眼角看到小公园的另外一端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长直柔顺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