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1章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251章大结局

    安檐和凌青菀新婚,如胶似漆。

    每天下朝之后,安檐一件事就是回家。

    然后关起门,幔帐摇曳不止,床吱吱呀呀的动起来,丫鬟们听见了都面红耳赤。

    他才不管什么白天晚上。

    这股子新鲜劲,他就是过不去。

    凌青菀一开始比较难受,因为他实在太有力气了,每次上了床就没完没了的,弄得她浑身的汗,腰酸腿疼。

    后来慢慢的,就习惯了。

    她不怕他,反正受累的是他,她已经找到了享受的快乐。

    安檐累死累活耕耘了几个月,凌青菀的肚子不见动静,凌青菀就想起她弟弟说她一生无子,心里有点灰败。

    “我也许不能怀孕......”凌青菀告诉安檐。

    安檐的手,沿着她的衣领滑进去,低声说:“别说傻话。土地不长东西,那是耕种得不好......”

    于是,他更加努力得耕种。

    安檐也想起无为道士诅咒他断子绝孙,可是他不信邪,那道士都死了那么久,还能诅咒他?

    这件事,安檐没有告诉凌青菀,他只是使劲耕耘她,几乎溺死在她的身体里。他虽然很享受,但是也累,若不是为了怕那道士的诅咒成真,他也不会那么狼吞虎咽的吃她。

    安檐的努力,凌青菀一开始是很感动的。

    凌青菀不知道他哪里来得那么多力气,简直是不知停歇,每天都龙精虎猛的,不弄得她昏厥一回就不甘心似的。

    凌青菀慢慢的,也会抱怨。

    “就不能歇歇吗?咱们又不是山里的野兽。除了吃就是干这事。”凌青菀说。

    “等你有了身子,我又要做和尚!”安檐抓着她的馒头使劲吮吸,喃喃的说,“我得现在吃饱了!”

    可能是他真的很努力,感动了上苍,皇天不负有心人,半年之后。凌青菀终于怀了身孕。

    安家上下大喜。

    凌青菀也松了口气。

    她怀孕第三个月。西边起了战事,契丹人进犯,安檐身为禁军都点检。亲自带军出征。

    凌青菀以为,这仗打一年半载就好了。

    不成想,这场仗一打就是三年,安檐三年未归家。凌青菀生了一个女儿,写信告诉他。他送了个长命锁和一封信回来。

    他给女儿取了名字。因为孩子这一辈是“宁”字辈,所以女儿叫安宁培。

    安肃和小景氏都同意这个名字,凌青菀也无异议。

    这三年里,凌青菀在京里跟着安家过日子。她婆婆很疼她,公公对她也好,孩子很健康。

    凌青菀的母亲和嫂子也会常来看她。蕊娘也时常到安家来。

    一年之后,祯娘也嫁给了安栋。只可惜她不住在安家,而是住在她的长公主府。

    饶是如此,她每个月至少有二十天在安家,陪着凌青菀。她们妯娌俩,更像是姊妹俩,感情深厚。

    安栋则是读书、画画、陪着祯娘游玩,一生过得富裕清闲,比他的两个哥哥幸福多了。他没有涉足官场,也不曾牵涉朝政,就是个富贵闲人。

    祯娘爱玩,她和安栋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安家的长子安枫,在安檐出征的时候,从信阳回京,接替安檐,暂时掌控京城的军马,朝政仍在安氏父子手里。

    每天家里都是成双成对,除了凌青菀。

    于是,她就特别想念安檐。

    安檐不再京里,冯太后也没有找过凌青菀的麻烦,大概是觉得没意义。

    听说新封的太医院左院判,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年纪,长得俊朗白皙,掌管太后的脉案,时常出入宫门。

    凌青菀听到了一些闲话,不过这些闲话都是偷偷摸摸的说,为了皇家的尊严,没人敢声张。

    凌青菀听到了,倒是有点高兴。

    冯太后在安檐那边碰了壁,心思终于不再安檐身上,也放过了凌青菀。

    到了第三年,凌青菀的大哥在扬州连任知府,已经置办了田地和房舍,想接他母亲、妻儿过去。

    “既然这样,你们就去吧。”凌青菀的女儿已经两岁了,她不觉得寂寞。娘家不可能陪伴她一生,当她母亲告诉她这话的时候,她鼓励母亲和大嫂带着孩子们去扬州。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凌青桐迫不及待。扬州繁华富饶,商贾如云,比京城好玩多了,他前世就想着去扬州。

    “都要去的,蕊娘也跟我们走。”景氏说。

    凌青菀很舍不得蕊娘。

    只可惜,景氏非要带走她。虽然说不通,也没有人多想。

    从那之后,景氏就再也没有回过京城了。

    景氏年纪慢慢大了,经不起车马劳顿,之后的日子,凌青菀每隔三四年,就带着孩子去扬州看她母亲,顺便在那里住几个月,直到她母亲去世。

    陈七娘到了扬州,就开始从自己娘家筹钱,利用凌青城的官位,在扬州做生意。到了第十年,陈七娘在江南都声名显赫,她甚至拿到了皇商的资格。

    凌家非常非常的富足!

    他们在扬州,已经是有身份地位的富商了。

    凌青菀知道后,非常欣慰。

    “果然没有辜负她自己的才能。”凌青菀想到陈七娘,心里总是很骄傲。

    陈七娘能有机会大展拳脚,无疑是最好的事。

    他们去扬州之后,过了八年,二十五岁的凌青桐到京里参加武举。因为是安檐的下属监考,凌青桐考中了武进士。他喜欢江南,安檐就把他放到苏州去做刺史了。

    凌青桐高兴极了。

    他到了苏州,不久就娶妻,娶的却是杭州人。他说他前世在杭州做官,那大概是他前世的妻子吧?

    他几次回京。凌青菀看到过他的妻子,是个看上去很贤惠的女人,凌青菀没有多问,

    蕊娘也在江南嫁人了。

    蕊娘是嫁给了扬州本地人士,妹婿姓万,是家里的小儿子,行八。深得母亲和祖母的宠爱。不用支撑门庭,学问好,英俊风流。

    蕊娘嫁过去之前。陈七娘和景氏就言明过,她比较呆些。

    万家也听闻,凌知府的小堂妹是个傻子。但是,万家看中是联姻。并非娶个执掌中馈的贤媳。

    凌家的地位,凌家的背景。才是万家要的。至于姑娘如何,不让万家太丢脸就行。

    万家八郎是风流才子,性格放荡不羁,哪怕再贤惠的媳妇。只怕也笼络不住他的心,所以万家对他的婚事很无所谓,他自己更无所谓。

    万八郎喜欢美人。喜欢诗词歌赋,喜欢风雅。但是如今的女孩子,并不以这些为己任,她们只学针黹女红,持家算账,俗不可耐,所以万八郎对娶妻这件事,是没有太多的期望,蕊娘是傻子,他也无所谓。

    娶个傻子,跟娶个俗气至极的女人,有什么不同?反正他都不会太花心思。

    妹婿家里只是想巴结权贵,哪怕蕊娘是个傻子,她们也要好心好意供养着蕊娘。

    这门亲事,就那么定了,彼此心甘情愿。

    可是,等蕊娘嫁了过去,万家发现蕊娘根本不是外界说传言的傻子,她看上去一点也不傻,眼睛灵活清澈。

    相处几个月,万家发现蕊娘只是比较单纯幼稚,但是才学是真的好,学什么都快,琴棋书画一点就通,和有才子名声的万八郎简直是般配极了。

    蕊娘生得妩媚,细长的胳膊,细长的腿,细长的腰,却是滚圆的屁股、丰满的胸,单单从外貌和身材上说,是个能让人骨头发酥的尤物。

    蕊娘的身段完美得近似谪仙,脸模子也是俏丽可爱,简直无处不是风情。

    万八郎爱好风雅,而风雅之物,蕊娘因为天赋异禀,比他还要精通,万八郎觉得她不管是外形还是内在,都是他梦寐以求的那种女子。

    蕊娘不太通人情世故,旁人可能觉得她有点缺陷,万八郎却觉得正好,一点俗气都不沾,跟仙女一模一样。

    万八郎简直像捡了个宝贝,把她当神仙供着,恨不能天天将蕊娘捧在头顶,顶礼膜拜。他爱死了蕊娘,对蕊娘言听计从。

    妹婿家人里准备娶个傻子做儿媳妇,也是打算善待她的,最后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蕊娘和傻子根本不是一个意思,惊喜交加,更是待她不错。

    妹婿爱她,公婆巴结她,全家都让着她,她一生过得遂顺平安。凌青菀每隔几年,就要让她带着妹婿和孩子们进京一回。

    因为安檐的地位,所以妹婿家的人更是抬举蕊娘,蕊娘和万八郎一生都不涉足世事,吟风诵月,煮茶抚琴,恩爱了一辈子,善始善终。

    ***

    三年之后,就是天禧四年,安檐得胜,回到京师,凌青菀带着两岁的女儿去看他犒军。

    安檐穿着玄色的盔甲,骑在高头大马上,气势威严。他身后跟着他的士兵两千人,整齐划一,似黑色的浪潮,威武非常站在那里。

    “看,爹爹。”凌青菀抱着女儿,只给她看。

    安宁培两岁了,什么话都会说,一双眼睛似墨色的宝石,褶褶生辉的。她和凌青菀在酒楼上,望着下面将士,以及领头的安檐,喃喃说:“爹爹。”

    奶声奶气的孩子,特别可爱。

    “哪个是爹爹?”凌青菀指过一次,现在考女儿,笑着问她。

    小姑娘指了最前头的人,说:“那是爹爹。”

    父女天性,她一眼就认得出来。

    凌青菀笑了。

    笑着笑着,眼睛就湿了。

    犒军之后,安檐回家,凌青菀已经和安家众人,等着他。

    他给父母行礼之后,眼睛就落在凌青菀母女身上。

    女儿不怕生,静静看着安檐,很好奇的样子。

    “去,去叫爹爹。”凌青菀眼中含泪,推女儿。

    女儿迈短短的小肉腿。拖着圆滚滚的身子,奔向了安檐,甜甜的喊:“爹爹。”

    安檐抱起了她,眼睛一下子就湿了。

    他捏了捏孩子的鼻子,目不转睛看着她,似乎挪不开眼。

    女儿长得像凌青菀,安檐越看越喜欢。

    他回京之后。休息了半个月。那半个月。他和凌青菀几乎不怎么下床。

    每天除了去给父母请安,就是在床上。

    凌青菀抱怨一句,他就说:“我都饿了三年了。九娘!”

    可怜兮兮的,凌青菀又不忍心推开他,跟着他消耗光阴。

    从那之后,安檐虽然也出征。但是很少那么长的时间,有时候半年。有时间几个月,大部分的光阴,都在京里度过。

    他在床上运动了半个月,不是没有作用的:凌青菀又怀孕了。

    安檐高兴死了。

    第二年。就是天禧五年,凌青菀生了个儿子。

    儿女成双,安檐很满意。对生孩子就不再苛求了,甚至希望凌青菀别再怀孕。别再让他做和尚。

    凌青菀觉得他在床上,经常是不带脑子的,跟野兽一样,只知道冲锋陷阵。

    “就为了这种事不想要孩子,给你纳两个小妾好不好呀?”凌青菀听不得他说不要孩子这种话。

    安檐就紧紧压住她:“不要,我x你比较舒服!”

    凌青菀气得拿脚揣他。

    结果踹不动,还被他捉住了脚,放在怀里亲了又亲,弄得凌青菀浑身发痒。

    凌青菀的女儿渐渐大了,凌青菀的猫和狗就不怎么搭理凌青菀,都跟着安宁培跑了。

    特别是雪儿,从前对凌青菀多忠心,后来就对凌青菀的女儿多忠心。

    凌青菀看着雪儿对安宁培摇尾乞怜的样子,就很吃醋。

    不过,那只黑猫小白,倒是对安宁培和凌青菀一样:都没什么好脸色。

    安宁培八岁的时候,雪儿因为太老了,一双眼睛看不见了,安宁培急得哭了好几回。而后,雪儿越来越老,越来越虚弱,两年后去世了,安宁培哭得死去活来的。

    “它是寿终正寝,是好事啊。”凌青菀安慰女儿。

    雪儿作为一条狗,已经是高龄了,它是凌青菀见过最长寿的狗。

    雪儿自从眼睛看不见,就很受罪。

    它能早点走,是它的解脱。一生善始善终,也是完整圆满的。

    安宁培依偎在母亲怀里,慢慢就不再啼哭了。

    只是,安宁培再也没有养过狗。往后,只要她看到黑狗,她就会转过头去,不敢多看,多看几眼就要哭出来。

    安宁培对雪儿的感情,比凌青菀对雪儿的感情还要深。

    雪儿去世之后,小白也很老了,但是它颇为健康,猫比狗要长寿。

    小白离开了凌青菀和安宁培,不知去向。凌青菀派人到处去找,都没有找到它。

    小白素来孤傲,雪儿走了,它无牵无挂的离开了。

    找不到小白,安宁培又哭了一回。

    ***

    到了天禧七年,凌青菀又怀孕了,一年后再次生下一个儿子。

    这一年,冯太后犯事了。

    皇帝已经立了皇后,是江南望族高氏女,高皇后比较强势,希望后宫全部由她做主,又知道冯太后从前没什么尊贵身份,不过是孝宗临终前封赏的。

    高皇后对冯太后就没什么善意。

    两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