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49章 女冠 4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下接着一下,柴成礼近乎疯狂的用凳子砸着面前的柴成益,眼看着对方头破血流,被他砸的惨叫不停,柴成礼的心中有股快意升了起来。

    鬼又如何,活着的时候不是他的对手,死了之后难道就厉害了,都说鬼怕恶人,柴成礼觉得自己足以让柴成益惧怕了。

    眼看着柴成益全身都被他砸的变了形状,筋断骨折形容凄惨的倒在地上,柴成礼这才酣畅淋漓的松了口气,放下了手中染满了鲜血的椅子。

    手指着地上的柴成益,柴成礼哈哈大笑:“柴成益,你活着的时候老子能弄死你,你死了也一样是老子的手下亡魂,你回来一次老子打死你一次,哈哈哈!!”

    “你这个畜牲!在胡说些什么!”

    一声厉喝突然传来,将柴成礼从诡异的兴奋中唤醒,柴成礼回头,就发现自己的父亲安平侯正站在门口的位置,满脸铁青的看着他。

    在安平侯的后面,站着的竟然是丞相大人和几位朝廷高官,在柴成礼看过来的时候,众人的目光却落在柴成礼面前的地上,那个血肉模糊的人形上。

    安平侯第一个抢先几步走进来,大踏步到了柴成礼的面前,蹲下身去,声音有些抖:“成信,成信,你怎么样?回答爹……”

    连着喊了好几声,地上的人都没有反应,安平侯抖着手指去试探对方的呼吸,指尖什么也没感受到。

    为保险起见安平侯试了好几次,这才不情愿的确定他的三儿子柴成信已经死了,安平侯再也忍不住跌坐在地上,老泪纵横。

    短短时日内连死三子,这个打击实在太大了,安平侯回过头看向柴成礼,眼中带出了愤恨之意:“你这个畜牲,为什么要对你三哥下此毒手?!”

    柴成礼呆滞的看向地上的人,神色木纳的道:“什么三哥,不是柴成益吗,爹你看清楚,那不是三哥,那是柴成益,他变成鬼回来找我们报仇来了。

    不过没有用,他活着不是我们兄弟的对手,死了也一样没用,我把他杀了,就算他是鬼又如何,还不是死在我手里,哈哈,哈哈哈!!”

    说到最后柴成礼又诡异的笑了起来,脸上的笑容却非常扭曲,安平侯看着柴成礼诡异的笑脸,都忍不住心中发毛。

    到了现在安平侯对家里这段时间发生过什么事,到底是为什么已经有所猜测。

    但是他还是强忍下悲痛和难过,打算保住柴成礼,因为柴成礼已经是他最后的儿子了,如果柴成礼再出事,他们安平侯府就断子绝孙了。

    可是不等安平侯开口为柴成礼圆话,就听到跟在丞相身后的一个高官开口道:“为什么柴成益要来找你们报仇?他不是你们的兄弟吗?”

    安平侯心下咯噔一下,就要开口阻止柴成礼说话,可是他的嘴巴突然好像被封住了一样,任由他如何努力也张不开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面的柴成礼神色呆滞的张开口。

    “柴成益才不是我们的兄弟,他是绊脚石,明明父亲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